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月光下的凤尾竹2

王一博在一间竹楼醒过来,睁眼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他脑袋发蒙,呆了半天才想起昏迷前的处境,一下子坐起了身。


救他的人叫肖战,是寨子里唯一的医生。那一天他养的狗不停地叫,他跟着狗走出半里地,在丛林里捡回这个浑身是血的年轻男人。


王一博警惕地打量面前的陌生人。他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穿着一身黑色麻布粗衣,赤脚踩在地上。他先是说了一句听不懂的话,见王一博没有反应,又试探着问了句汉话:


“你是什么人?”


死里逃生的二少爷迟疑了半刻,编了一个山林走失遇见野兽的谎话。肖战笑了笑,像是信了,把手里的药递过去:


“喝了吧。”


肖战把王一博留在竹楼里养伤。


几日相处下来,...

月光下的凤尾竹1

根据GQ出的图开一个老王是黑大佬的脑洞。随便写写,大纲为主,狗血为辅。


早年西南王家靠军火生意起家,如今逐渐上岸,做了风头无两的红顶商人。王一博是王家的二少爷,十七岁那年,跟着哥哥到边境,交接一批货。


照理说这样的生意劳动不了王家的两位公子。只是近日边境首府政变,常来往的将军被人夺了权,一时满城风雨,血流成河。王家掌门人按兵不动,冷眼旁观。不满三个月,将军逃亡在外的小儿子杀了回来。雨林顶上的天一变再变,王家大少爷决定走这一趟。


王一博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正是最骄纵的时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刚和前一个对象分了手,被人哭哭啼啼找到门上烦得不行,...

我先港一下这个文的爽点来源,以防你们踩雷。



赵小果问肖小琑:


“我妈嫌我胖所以把我送少林寺了,你这么瘦怎么也被送过来了呀?”


肖小琑贴在墙角蹲着马步,好半天才颤颤巍巍站起来,叹了口气:


“我哪知道。我爹说坏人回来了,怕把我抓走,送过来学点防身功夫。”


结果在少林寺的第二个礼拜,赵小果被人偷拍了,连带着剃了板寸的肖小琑出现在了镜头角落。


镜头里的小孩在树荫底下板着脸,看不见一点笑模样。那次在晚会上偶遇,小朋友顶着乖乖的妹妹头只觉得像肖赞。结果头发被剃上去,露出耳朵和眉眼之后,和屏幕外头的王博像了个十成十。


王博当场疯忒。


肖赞得知消息,气得...

想了想,我已经这么社畜了,不能让我赞再这么社畜。


决定给他升一档次,做娱乐公司老板。



刚成立公司的时候,肖老板带队去韩国考察。在考察对象的练习室里,看到一群半大孩子在练舞。


其中一个,贴着走廊站,但跳得最好。自始至终盯着镜子里自己的动作,黑漆漆的眼睛闪着光,眼神又奶又凶,像一头混在狼群里的小豹子。


肖老板仿佛一个四十五岁的教导主任一样站在后门观查了许久,盘算了一下所剩不多的启动资金。不得不承认这种苗子自己签不过来,悻悻地去往下一层的录音室。


结果在后街等车的时候又遇见了那个男孩子。


他一个人从后门出来,套着一件黑色大衣,走路有点一瘸一拐。肖老板站在台...

就有那种肖赞是王博经纪人的脑洞。嘴硬心软的社畜经纪人,在傲娇太子爷、铁面女老板还有狂热亲妈粉中夹缝求生实录。


天天被粉丝怒刷八百条诸如“肖扒皮你不是人!”“后妈赞今天滚出公司了吗?”这种傻缺热门。结果背地里王博一边化妆一边:“下个月有赛车比赛。”


赞:“下个月有两个封面你忘了吗?”


博:“在珠海。”


赞:“长沙还要去两趟。”


博:“至少要练两个礼拜吧。”


赞:“……你想看看合同吗?”


博:“昨天你还问我生日想要啥呢。”


赞:“当时谁冷着脸说什么都不要的?”


王博把脑袋一偏,化妆师的唇刷猝不及防,在他嘴角划过一道绚丽的红。


王博舔了舔嘴...

我要开始了!

??????万年上来一次 通知栏是什么鬼

出两张8.19的粉丝嘉年华的票

何老师今天提到居老师话剧送花的时候我内心是疯狂尖叫的
因为……不止一捧花

这个tag本cp狗一定要打


评论说字迹一样的姐妹 你们在想什么呢

这肯定是同一个花店小哥写的啊

要是他俩真迹哪里还轮得到我拍 估计早被抱走了呜呜呜

不管 我要开始闹了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