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说好的报恩呢》7

好的我终于确定狐狸是个炸毛攻了

新微博账号同lofter,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一键转移微博关注吗QAQ 一个个好麻烦哦

——————————————————————————————

狐狸第二天迷迷糊糊睡到一半,感觉自己被晃悠醒了。

它挣扎着竖起身子,发现自己依然还在柔软的被窝里。

那就好。它张嘴打了个哈欠,放心地躺回去......

等一下——

黎莨刷地坐了起来。

什么情况?!

狐狸一脸懵逼地环顾四周,发现他居然在一只铺了软被的、被拎在手里的、移动的提篮里!

拎篮子的林隋第一个发现狐狸醒了。

“吵醒你了?”

他把被挣开的被子掖回去,干脆加快了步子。

“就快到了,到了再睡吧...

《说好的报恩呢》6

不管了,加足马力开始谈恋爱!
————————————

狐狸跑不见影的日子渐渐多了起来,多到伺候它的小内侍已经习惯得不会再因为它的失踪而尖叫了。
“反正一到饭点,它就会回来了。”
小内侍无所谓地挥挥手,顺带着安抚一下新来的帮手。
皇帝有一天顺着毛,突然咂摸出不对劲来。
“我说你最近怎么胖这么多?”
狐狸的身躯僵了一下,楚南浔没感觉出来,侧过身子看它爪子底下的盆子。
“让朕瞧瞧,他们都给你吃些啥。”
盆子里还剩半只鸡。狐狸嗝儿一声,打了个饱嗝。
皇帝招来人一问,也不过寻常饭量。小内侍以前在御兽苑专管喂兔子,瞧着狐狸胖了一圈的肚子只能大着胆子猜:
“皇上,瞧这情形,可能是抽条儿,长身体呢。小的以前伺候贵人的兔子,它们成...

《说好的报恩呢》5

昨天上班所以没更,其实这是个大纲文。原计划是情节跳跃飞速发展那种,没想到越写越细。

但是马上上班啦,如果还依照这么细地写好怕会坑,今天又把新微博搞定了,所以以后我就在微博上更片段了,凑成一大章再发上来。

大概因为自己是单身狗所以谈恋爱废吧【、 总之其实这是一篇狗血套路虐恋文啊相信我

因为单身狗傻白甜无力,摊手


5.

皇帝渐渐习惯了每天晒太阳的日子。

连薛太后都忍不住拉着儿子比划:

“团团你是不是长高了?”

楚南浔自觉做不出把狐狸整天带在身边宝贝心肝肉地叫这种事。虽然背着人偷偷摸摸地撸了很多次狐狸毛,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奉行的放养政策。

有时候那家伙会自个儿跑...

终于解决了微博被同事关注啥都不能写,而开新微博又要绑定新手机的纠结……简而言之,我有一个可以放飞自我的新微博辣!!!
从此可以在微博上酱酱酿酿,车道漂移,新世界的大门打开啦!!

《说好的报恩呢》4

我要是每天都能这么鸡血......那该多好啊

4、

焕焕把狐狸养在了紫极宫里。

这狐狸本身皮毛就生得好,油光水滑,火红火红的,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楚南渊一眼看上。太医瞅着是皇帝看中的宠物,用的都是好药。等到住进了紫极宫里,焕焕更是变着法儿喂它好吃的。

有一天楚南浔下朝早,经过院子里正好撞见焕焕在带它晒太阳,就忍不住走过去看了两眼。

狐狸趴在那儿懒洋洋的,任凭焕焕有一下没一下地摸它的毛。听见有人过来掀了掀眼皮,搭理都懒得搭理。

小皇帝左右转着圈比划了两下,估摸着问小姑娘:

“焕焕,它是不是胖了......一点?”

小丫头咧嘴一笑,豪气又骄傲地一指狐狸:

“阿狸!什么都吃哒!”...


《说好的报恩呢》3

说好的大纲文呢......到现在攻也没出现我也是很服我的手_(:з」∠)_


3、

从西山回来,林隋按照皇帝的吩咐,找个太医给狐狸医好了腿。

等要送到御兽苑里去时,却被人拦了。

林焕焕眨巴着眼睛拽着自家哥哥的衣角,要哭不哭的样子看得林隋头都大了。

楚南浔最喜欢看平时一本正经的林隋在焕焕那里吃瘪的样子,抄着手在边上也不说话,就笑眯眯地喝茶。直到林隋狠下心把焕焕拽下来,小丫头眼看着要扯开嗓子嚎的时候,才摆手把笼子拦下来。

“焕焕喜欢,那就让她养着吧。”

林隋是北平侯家的嫡子,因为母亲与薛家有故,小时候被薛太后点进宫,做了楚南浔的伴读。

他母亲原本颇为受宠,年近三十还生了焕焕。谁晓...

《说好的报恩呢》2

狐狸攻x小皇帝受
以及趁着我现在鸡血把这个更完我就填坑!
保证!

———————————————— 

回去的时候太后正和一群娘娘太太们打马球,穿着一身火红的骑装,在场上耀眼万分。

远远看着楚南浔带人回来,薛太后扬手得了一分,一夹马腹往场边去。 

皇帝心情好,摆手免了其他人的礼,规规矩矩地在太后面前下马。 

“母后好兴致。” 

薛太后任他把自己搀下来,随手把球杆丢给伺候的人,高高兴兴地指了指记分牌:

 “哀家当年可是这个。” 

她比了比大拇指,又点点儿子: “赢了球,皇帝是不是要赏点什么。” 

楚南浔刚想说话,就听后...

我的妈呀 这是在备忘录里发现了啥?!

一个原耽《说好的报恩呢》

去年春天的时候许下的脑洞。

今年冬天来填。

大纲文,恩,大概有车。


1、

大胤朝的高祖皇帝,三十六岁驾崩于西山行宫。

死因非常不好启齿。

坐镇中宫的薛皇后收到消息,面无表情地下旨召薛丞相入宫,令当值的薛统领封闭九门。一支轻骑雪夜出京,不过天亮就把先帝带了回来。

一起被带回来的还有皇帝床上下来的两个才人和一个昭仪,不知是冻的还是怕的,大雪夜在马车里瑟瑟发抖。


于是天刚亮,正是排队上朝的时候,一个个迷迷瞪瞪的文武百官,就这样冷不丁地被钟给敲醒了。


高祖皇帝唯一的嫡子,当时不过四岁的六殿下,揉着眼睛从被窝被抱上了龙椅。

小皇帝还是上山下海打鸟捉...

《嘴唇》给七七的生贺!祝七七的生活也有K莫辣~~~~~~~~~么甜!

年底的银行狗实在是太忙啦!!请原谅我的迟到和短小,新的十八岁也要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呀!!!

——————————————————————————————

冬天一到,郝眉的嘴唇就开始起皮。

他原本一个水灵灵的南方人,搁到大北京的雾霾天里风一吹,嘴唇干得好像一个中了毒的大侠。

而郝眉同学对付这一情况的方法,又利落又直男——

他舔。

他本来就不爱喝水,感觉嘴唇干了,就舌头伸出来舔一舔,稍微润一润。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嘴巴干得裂了口子,郝眉甚至会无意识地一边码代码一边咬嘴唇上的死皮。

在这个周第三次把自己扯得鲜血淋漓仿佛中毒大侠吐血之后,KO按耐不住了。

“多喝点水。”

他把杯子里凉掉...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