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14

明楼紧盯着阿诚,敏锐地发现他的表情微妙地变了变。
他再接再厉向前靠了一步,循循善诱:
“很公平,很简单。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马上就可以签手令给你。”
“我保证,不会有人拦你。”
“你只需要告诉我什么是玉碎计划。你们找到的玉是什么东西,什么是石锤——”
出乎意料的,话说到一半,本有些不耐烦的阿诚突然神情大变。
他的瞳孔骤然缩了起来,原本故作凶狠的脸上竟然浮现一丝恐惧。
“阿诚?”
明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顾不得顶着自己的那把枪,焦急地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阿诚,你怎么了?看着我。阿诚!”
他猛地抖了一下,却并没有挣开他。
明楼几乎手足无措。
他拍一拍他的脸,试图让他放空的眼神重新聚焦回自己的身上。
阿诚的嘴唇咬得死紧,额头上几乎屏出汗来。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表情,想让它们看起来并无异常的样子。
但他永远瞒不过明楼。从小时候头一回偷偷在被窝里头哭的那一次开始,到巴黎时默不作声地受伤,他从没有哪一次能够瞒过明楼。
这个人可以看透他一切伪装背后的真相,能够看懂他所有自己都不清楚的小动作后头的原因。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自己,那只有明楼。
可是就连明楼都不知道,阿诚现在这样的反应,到底是因为什么。
像是怕,却强忍恐惧。是想要下意识地挣扎,却又早知道结果,最后只得认命。
认命。明楼从来没想过这两个字有一天会出现在阿诚身上。
阿诚从来都是蓬勃而充满希望的。
哪怕是那样小的时候被虐待,被毒打,哪怕那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希望是何物,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等到后来,两个人在黑暗中并肩前行,阿诚更是从来不曾说过放弃。
他执拗地坚信着——
往前走,不要停,天总会亮的。
而现在,是谁把这样的阿诚,永远地锁在了黑夜里?
明楼的胸膛里像有一团火在烧着心。恨不得把那个让阿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吊到火架上,一片一片剐下来烤成灰。

在明楼焦急的呼喊下夜隼终于把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
他的神情恍惚,像刚从一场噩梦里被叫醒。嘴角被咬出了一点血迹,让人止不住想伸手帮忙抹掉。
他一动夜隼就回过神来。
“不要动。”
“阿诚——”
“我说不许动!”
他几乎是在咆哮了,握枪的手都在抖。他退了一步,和对手之间拉开一个安全距离,缓慢地把枪抬起对准他的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楼一步追上去。
“告诉我!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谁把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谁救了你?又是谁伤了你?阿诚!”
他步步紧逼着他,眼看着他无措而茫乱的目光四处躲闪,假装无视他抖得越发厉害的持枪的手。只是一句又一句地质问,直到最后几乎是在恳求——
“阿诚,看看我。我是……大哥啊。”

这句话终于让杀手转回了视线。
他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像是努力在回忆什么。
他想不起别的东西了,但有一件事却是记得的。
夜隼摇了摇头,还淌着血的嘴角勾出一个莫名的冷笑。
“大哥?”
“不是你。”
“大哥死了。”

——砰地一声枪响。

评论 ( 18 )
热度 ( 172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