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2

不太会说大道理,大概就只能安安静静产出了。
只是说到产出,我喜欢上他们时的楼诚是什么样子的,我创作出来时的他们也就该是那个样子。
可能笔力不逮,但是爱上的时候是白月光,捧出来的就不能是蚊子血。
不然你爱的还是他们吗?
不辜负自己爱上那一刻的惊艳。想让他们在故事里更长久地惊艳下去。
大概就是我写同人的意义吧。
以上,用四更和大家说晚安。




天刚黑没多久,明楼就到了面粉厂。
明台跟在他后头,很是犹豫,还想再劝一句。
“大哥,带点人吧。”
他自己也很踌躇。一边是阿诚哥,另一边是大哥大姐的安危,他思来想去,还是拦住明楼。
“至少周围安排些埋伏。他们不会让阿诚哥一个人来的,肯定还有后手。”
明楼摆了摆手。
“上海戒严这么久,那个‘秃鹫’自己潜入就很难了,不可能再带更多的武装力量。”
从徐秘书的口中,明楼得到了这个最终接手阿诚的人的代号。他是中统在香港地下组织的一号头目,半个月前来到上海,徐秘书这一条线的特工全都被通知配合他的行动。
他们单线联系,只接到过一次电话。任务就是在明台对夜隼进行调查时,把假的资料混在真的档案里交上去。
他的目的很明显,想利用离间明台,把阿诚逼回去。
这说明他已经预见到了“夜隼”会偏向明家这一结果——这一定是一个曾经的熟人。
明楼脑子里很乱,只觉得千头万绪的线索混杂着,却无法指向一个明确的答案。
但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带更多人来的。
“阿诚的身份,他……做的事,公安厅人多口杂,要是带了人,他以后怎么办?”
以后怎么办。明台不知道,甚至明楼自己也不知道。明台逼着自己不去想锦云,不去想这个阿诚哥到底都做过哪些事。他告诉自己当务之急是先把大姐救回来。
也把阿诚哥留下来。
可这并不容易。
“秃鹫如果敢让阿诚哥自己来,那说明他对‘夜隼’放心得很,根本不怕他会半路反水。”
明台显然也想到了关键,分析着已有的信息,眉头紧紧地皱着。
“他伪造档案,以为我们识破了阿诚哥的假身份,不会再做劝留。自己又身份敏感,这样才会肆无忌惮地放夜隼一个人回来交接文件。”
明楼站在空荡荡的面粉厂里,太阳穴突突地跳得他头痛欲裂。
“但是阿诚是真的。哪怕他回忆不起过去,他也不会对大姐下手。他甚至可能再一次跟我走,秃鹫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他不可能还有别的人手,除非自己露面盯着。不然就是他手里有什么东西,让阿诚不得不回去。”
他想着那本海涅的日记,只觉得心被一只手攥着团在了一起。
血清,戒断,电击。每一个词落在他眼里,都像是一场酷刑。
而真真切切遭受了这一切的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他:
不痛的,我好的很快。
怎么会不痛呢。
他想抓住那个人的领子,恶狠狠地质问他的嘴硬。又想把他捧在手里揣在心里妥帖放好,用这辈子的热来暖他。
他要听他喊一声大哥,要听他诉一声苦。
要他在自己的怀里哭,把这些年遭受的所有的痛都哭出来。
可是直到最后明楼还是想,他什么都不要了。
他只要他好好活着。
要他活着,哪怕把自己忘记了。

评论 ( 31 )
热度 ( 267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