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不算长评的长评——写给红日@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码完才看到姑娘的长评。真的是万分感谢。
这是我在楼诚里收到的第一个长评,最近三次元事物繁杂,我一度崩溃地以为自己水逆了,更文这件事也就被摆得比较靠后。看到有人这样关心我笔下这个故事,真是又开心又愧疚。
红日这个故事最早脱胎于我上一个墙头,也就是我一直说的所谓盾冬AU。但是写着写着,却是根本没有办法按着原有的线走下去的。不同的人物性格与故事环境决定不同的结局,40之内会把这个结局呈现出来。
憋怕,会有he番外的。
再次感谢妹子的长评,感谢愿意等待的大家。明天又是战斗的一天,大家晚安。
爱你们。

孟玉琰: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前言不搭后语想表达什么,写在34章更新前,文笔渣且虫虫多,大大莫怪。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抢到电脑,刷贴吧看到这篇《红日》,看题目以为是讲二人在guo gong胜利之前决战于黎明,迎黎元于曙光之际,点开后看了介绍,又用了半夜时间看完前33章,始于面目全非的重逢,截止三兄弟退无可退阿诚以命相逼,在这个隐隐嗅到be节奏的时候方知齐烟九点,真正的日出还未来临。


昨天看完就失眠了,满脑子都是阿诚以后怎么办;锦云是他杀的,每天的血清是必须注射的,日月换新天,新势力重建各方压力之下这两个哪一个都能让一个普通人崩溃。大概是自己太感性,每每看到文,关心的除了情节合理,构思精巧之外,就是那两个人的生死去从。


关于伪装时期两人的故事很多,梗也很多,虐梗,替身梗,甜梗,以及各种大家喜(da)闻(xie)乐(de)见(wu)梗。而胜利之后的故事相对较少,尤其是虐梗;其中最戳我心的就是那篇知乎体的生离死别哪个更痛,那篇写的读者仿佛亲临,通文叙事平淡讲了一个撕心裂肺的故事,真是虐的我肝疼,久久不能释怀。


见过虐的,见过大虐的,见过大风大浪都过了栽到浅滩上的,没想到还有更虐的——阿诚成了公敌,帮他就是背叛他们二人的信仰初衷。这一定是个新的,大胆的尝试,论楼诚he的可能性。


这个被药物控制,不讲原则,不问缘由的人真的还是阿诚?又或是像明台所说,内里早已被腐蚀殆尽,面前的只是一张画皮。


明台会恨自己一辈子的,阿诚就这么没了,就在破晓前一刻。


文里提到了明台的反应,却没有直接说大哥,而在明台和阿诚谈判的时候,文里交代了一句大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去。痛失挚爱,尸骨都无法找回,却又不得不强撑着,继续他们约定的事,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信仰。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他还得继续走下去,守护这天下,这片,他所长眠的天下。


以为再见面就是碧落黄泉了,哪里想得到再重逢竟是此般光景。阿诚不记得更不想知道,我觉得这一处写的真实。忘记即意味着陌生,一个全然没有了解的人怎么可能凭一点亲近的感觉就轻易相信,何况还是阿诚这样鬼精的人,不知道阿诚现在心里怎么想的,我感觉是还没想起来,但是隐隐能感觉到自己的过去和明家人牵扯匪浅,下意识的不想去伤害,但又因为血清受制于人,本能的觉得自己这么浑浑噩噩过一天算一天。为了生存而杀人,这与畜生有什么区别?这样的阿诚还是那个意气风发,死也死的高贵的青瓷阿诚?还不如当初死了干净。现在他又杀了锦云,明台怎么原谅?那些死在他手上无辜的人呢?就算大哥瞒过zhengfu没人知道那是阿诚做的,阿诚能原谅自己吗?再一次感觉he的希望渺茫。(大大不要真的be啊!)


我还有疑问,那就是阿诚真的放弃了这不符合阿诚的性格啊,靠血清活着他也应该反抗啊,郭骑云那样羞辱阿诚的表现很颓废,为了活命真是什么都可以。难道是还有更不得已的原因?就近的几章里阿诚的反应很不寻常,期待解密。


大大说12月就完结了,好期待啊,希望是he,国内接受不了的话让他们去国外吧,回望家国三千里,天下之大总该让英雄有一个容身之地,他们两个已经坎坷半生了,未必能万丈荣光,也该留些时光给自己,总要有希望的不是吗?


到底虎头蛇尾了,时间仓促,有没写出来的,说不通的地方请见谅,大大继续加油!等完结了有空的话我会另补长评。

评论 ( 3 )
热度 ( 15 )
  1.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孟玉琰 转载了此文字
    码完才看到姑娘的长评。真的是万分感谢。这是我在楼诚里收到的第一个长评,最近三次元事物繁杂,我一度崩溃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