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4

咦我明明发了为啥没有
幸好又看一眼不然要被你们追着打喊骗子了
不过顺便我发现今天的更新还可以骗更60分哎


一切不合时宜的bug都属于我
————
明镜并不能准确地说出自己被关押的位置,她被带进带出时车窗上都拉着严丝合缝的窗帘。车子停在内院,她唯一记得的只是阿诚出门前曾劝她再喝一杯热茶。
“暖暖身子,江边风大。”
他这样说。
明楼眉头锁着,安抚过大姐,要和明台一起送她回家。
明镜却不肯。
“你们去找人,怎么也该带上我。江边说起来那么大的地方,真找起来要到什么时候?我去了,说不准半路上能有别的发现呢。”
明楼还没发话,一旁的明台先驳了她。
“大姐,那边的情况如何我们都不清楚。你这些天也没有好好休息,大哥和我都难放心。还不如在家里等消息,我们随时会打电话回去。”
明镜瞧着自己憔悴的弟弟,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明楼。
明楼瞧见她的视线,知道是有话不方便说。干脆利落地下了指令:
“大姐,你就听我们的。明台,你去开车,我来劝劝大姐。”
明台应了一声出去了。
明镜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才转头压低声音道:
“绑我的人不是阿诚。”
明楼并没有惊讶,用沉默示意她说下去。
“王天风派给明台的副手,你见过没有。一个叫……”
“郭骑云。”
明楼咬着牙念出那个名字。
明镜点了点头。
“我该想到的。他从小就跟着疯子,枪林弹雨里不知道救过他多少回。疯子当年下手前,肯定给他留了条后路。”
“他关我的地方是个至少三层的楼。装潢很好,地板都是胡桃木的。我没有去过,大概是抗战前后建起来的。看咖啡和酒的种类,应该有过洋人出入。”
“你们从出来到这里一共开了多久?”
“很长,有一个多小时。”
明楼心中粗略算了算,排查着这段车程里能有如此规模的地方,却并没有头绪。
“他会不会带你饶了路?”
明镜皱起眉头回忆了一下。
“看阿诚的样子,他虽然不记得我,却并没有想害我的意思。反而对我很是照顾,没理由这么防我。”
她交待完了线索,又回想起短暂的半天里两个人仅有的几句谈话,只觉得眼眶又带起些微湿意。
“他……真的就是你们找的那个杀手吗?会不会是搞错了,他怎么会杀锦云,怎么会对你们下手呢?”
“大姐……”
明楼扶住她的肩膀,看着她泪湿的眼眶,声音里带着郑重。
“大姐,阿诚遭遇过什么,又做过些什么,我会拿出一个说法。可是当务之急,我们必须把他留下来。”
“他不记得你是谁了,却依然敬你护你。他宁愿用枪指着自己,也不肯伤我们分毫。这个人的骨子里还是那个过去的阿诚,我们得帮他把自己找回来。”
明镜却反而更仓皇无措,抓着他的手一个劲地追问:
“可我见郭骑云对他……非打即骂,他既然知道我们待他不同,为什么还要走?”
明楼松开手,不让自己抓疼她,尽力轻描淡写地说一句:
“也许郭骑云手里有钳制他的把柄,他不得不回去。”
明镜想起那只盒子,和里头澄黄的细玻璃管子。
她想告诉他,明台却已经回来了。
明楼摆了摆手,明镜便低下了头。
面对幼弟,她甚至不知道究竟谈论哪个消息更为残忍——是改头换面的战友,还是杀妻之仇的兄弟?
她只能什么都不说。
明楼说的对,当务之急,是把阿诚从郭骑云手里夺回来。
————————————


阿诚把明家的车留在了面粉厂,闪身进了边上的小路。
这里离外滩其实并不算远,他来时绕着黄浦江兜了一个大圈子,实际上走回去也不过数十分钟。
但他并没有回去。
他顺着没人的街道一路回了之前的安全屋。
衣柜下的箱子里证件和现金都是齐全的,他把里头的枪拿出来随手丢回衣柜,只留了一把匕首在口袋里。
床头柜底下还有一个暗格,他把抽屉拉开,摸出一只丝绒盒子。
同秃鹫给他的那个一模一样。
他表情凝重地打开来看一眼,里头是他这些年省下来的血清。秃鹫那里提供的药量本身就是紧的,他熬了这些年,也不过咬牙攒下十支来。
这些血清就是他剩下所有的时间了。
他把盒子扣上,放进箱子两件衣服中间。关上灯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秃鹫在等着自己交差,而明家人在搜查关押明镜的地点。此时此刻,风暴的中心却悄无声息地登上了一条去往南京的船。
天亮的时候,一架国际红十字会的包机从南京机场起飞,经停广州,前往西贡。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能麻烦给我一粒阿司匹林吗?”

评论 ( 29 )
热度 ( 194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