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5

香港中环,汇丰银行。
穿黑色大衣的亚洲男人走进大厅,被客气地指引到柜台。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要开一个保险箱。”
男人从随身的箱子里拿出一个被切开一道整齐开口的档案袋,伸手从里头摸出了证件与印鉴。
核对无误后专人带他进了保险库房。
“734号,您这边请。”
工作人员与他各用一把钥匙打开了保险柜,男人点头致谢后,被一个人留在了库房里。
他独自站了一会,这才拉开了柜门。
第一层抽屉里码了整整齐齐三层金条。
第二层是各种枪、匕首和伪造证件。
他一直翻到最后一层,终于在一叠纸质资料中找到了一本牛皮面的本子。
他打开,随手翻了一页。
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人名。
他翻看许久,最终停在某一页的某一个名字上。
轻轻关上了柜门。

——————————


早上九点,香港九龙。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一栋不起眼的六层楼前,车里下来一个矮小的欧洲男人,四下张望了一下,埋着头走进了大楼。
他客气地和前台小姐打过招呼,提着包继续往里走。电梯上到三层,门一开,他的助理安妮迎上来:
"马克医生,您上午有一个预约。"
男人点了点头,把帽子从头上摘下来拿在手里。
"请他在诊疗室等我。"
洗完手换好衣服,马克进了诊疗室。他低着头翻看了一下病人的挂号病例,转到前头向他问好: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
话没讲完,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年轻的东方男人从椅子上转过身来,手里还把玩着他办公桌上的一盆仙人掌。他的手指拂过那上头细软的尖刺,无声地看着他。
"是——是你!"
马克带着惊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却又忍不住上前追问:
"你还活着?"
他瞪大了眼睛,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却又惊喜无措的表情,最后竟然突兀地大声笑了起来。
"你——你还活着!哈哈哈,你还活着!"
“血清是成功的,你是成功的,我也是成功的!”
阿诚坐在皮质的转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笑得有些癫狂的医生。他惨白的袍子如同一面丧旗,随着他的身体微微抖动着。阿诚不耐地偏一偏头,把枪摸出来指上他。
医生的笑戛然而止,像一只鸭子突然被人捏住了脖子。他呆愣了好半天,才从喉咙里憋出一句:
“你……你要杀我?”
见阿诚没有否认,他心下一凉,声音不自觉地抬高了。
“是他们派你来的?不,不可能,我和你们有协议的!”
“你怎么能杀我?我救了你的命!”
阿诚摆了摆枪口,看着他明显地瑟缩了身体,这才慢吞吞地开口:
“上峰认为你的研究,没有进展。海涅博士。”
“这对党国目前有限的资源来说,是一种——浪费。”
他拖长了声音,语气与办公室里坐着的那些官僚像足了十成十。阿里埃勒.海涅焦急地辩解:
“我已经交出了我拥有的所有技术!血清的基础原液是藤田从东北拿到的,他从未真正信任犹太人,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它的配方。”
见持枪的人似乎不为所动,他冷汗直冒,尖着嗓子推脱:
“要不是中统局在抢夺你的时候失手炸毁了一节车厢,现在的进展怎么可能这样艰难,他们几乎毁了整个研究!”
阿诚抬起眼,省视着他,仿佛在评判他话的可信度。
“如果你坚持责任属于当年的任务小组,那上峰大概需要一份详细的事件报告。”
“从最开始的研究进展,到行动中发生的意外事故。我们需要还原情况,评定你们各自的责任。”
他的枪挑起桌上一本倒扣着的笔记本,把它往海涅面前一推。
“写——”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字不落地供下来。”












评论 ( 26 )
热度 ( 222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