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胡撸胡撸瓢儿》

送给重门宝宝一个明楼变小的梗。虫虫生快!年年十八!
啊,不知道还有没有续。但是想看明长官尿床。

——————
被子被阿诚掀开,他伸手进去找了一找,把捂暖了的衣服拿了出来。
“大哥,换衣服啦。”
丁点大的明楼默不作声地坐在床上,两条小短腿荡在一边,脚上的毛绒拖鞋要落不落的样子。
阿诚也不管他,一抬手把人捞过来,被子拢住了就去解睡衣的扣子。
明长官这下更不乐意了,斜着眼瞟他:
“胆子肥了啊?”
阿诚嘴里哄着,手上怕他冻着却是不肯停的。三两下剥了棉绒睡衣,把贴身的儿童棉毛衫给套上了。
“大姐可等着有一会儿了。再不出去,要她来给你穿?”
明楼哼了一声,不再讲话了。脑袋在衣服里头寻觅着,想找到领口钻出来。
“这里——祖宗哎,你怎么老往袖子里钻。”
他把人从衣服里救出来,又顺势给套了羊绒衫。这才把被子揭了,蹲下身给他穿袜子。
儿童袜上画着两只喜羊羊,明楼皱起眉头,嫌弃地缩了缩腿。
阿诚叹了口气。
“好了,明台买回来的。除了这个好像就还有个光头强……”
他好声好气地商量着:
“再穿一天,今天下班我就去给你买,好不好?”
说到上班,明楼脸皱的眉毛都快挤到额头上了。
“公司里……”
阿诚停下手,用“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答案是不”那种表情看着他。
明楼还想不死心地尝试一下:
“活得堆到天花板了吧……我就是去看一下。”
“你知道吗大哥。”
阿诚幽幽地看着他。
“上次去公司拿文件给你批,对,就是你在车里等我那次。被人看到了。”
“明台告诉我——虽然我并不想知道——公司论坛上,已经在赌那个孩子是你生的还是我生的了。”
明楼看着爱人为难的表情,回想自己意外变小以来的各种小麻烦,心中感觉有些愧疚。
但当他在床垫上蹦哒着提完棉毛裤,居高临下地看着阿诚给自己把裤管束进袜子里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追问了一句:
“赔率呢?哪些人押我了,名单有没有?”

评论 ( 9 )
热度 ( 143 )
  1. 第19路重门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
    谢谢日日!!!【比哈特 这个梗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萌到没有我!((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