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楼诚台丽,哨向AU】相逢许是曾相识(12 )

桦桦宝宝不好意思说我来说 这是献给她最爱的动吃宝宝的!!【骄傲脸

欣桦:

雷点:哨向、AU、私设、很可能ooc


我自己打脸,今晚对着电脑三个小时,《安全距离》就写了500字……不是我不想写,真的卡住了,明天尽量吧。


这次是加更,来自之前的存稿,老早就许诺给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的礼物~宝宝不要嫌晚啊!


我的所有文章 目录 本文 人设


----------------------------------


好容易洗完碗,明台擦着手走出厨房,却惊讶地发现大哥仍然坐在餐厅。听见他出来,明楼头也不抬地说:“坐。”


明台一愣,依言坐下。明楼又对着电脑忙了两三分钟,这才合上电脑,对明台说:“实习报告我看过了,任务完成的不错。曼辰应该告诉过你们,你们有两天假期,大后天早上回集训基地报道,有新的实习任务。”


“是!”明台立刻挺直脊背,朗声回答。


明楼做了个“放松”的手势,又说:“你和曼丽的事,我需要和你谈谈。你们的教官、实习带队队长和基地向导医生都对你们评价很高,建议你们挑合适的时机结合。”


明台眼睛一亮,又有点不好意思,半低着头,抬眼去瞟自家大哥。


明楼只当没看见,正色道:“曼丽两个月后满18岁,按常理,未来一年中,她很可能出现第一次结合热。这也正是我要和你谈的。她身份特殊,按规定,三年内你们不能正式结合——精神结合也要等到实习期满。”


“为什么?”明台脱口而问,脸上的失望掩也掩不住。


明楼微微皱眉:“你的委员会管理条例白学了?”


明楼所说的“委员会管理条例”,出自联邦的哨兵向导管理委员会之手,其中对哨兵和向导的结合有详尽规定。明台生性聪明,立刻想起在哨兵学校时曾经学过,投诚的未配对哨兵或向导必须经过至少三年的考核,然后才能与伴侣正式结合。


他顿时沮丧,嘟囔道:“墨守成规。真没看出来,大哥你居然是这样的老古板。”


“你说什么?”明楼眯起眼睛。


“没什么。”明台无精打采地回答,“明参谋长说什么就是什么。”


明楼眼里出现一丝笑意,表情却还是很严肃:“好。正式结合之前,你要记得继续服用向导素。向导在结合热期一般会低热烦躁,遇到这种时候,要注意和她保持距离。”


明台仍然脊背笔直地坐着,只是低垂了头,一言不发。


明楼微不可察地叹一口气,换了个话题:“我知道你有问题想问我,说吧。”


明台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闷闷抬头:“啊?”


“你要是没有问题,”明楼故意转头看了看楼上自己的卧室,“我就去书房继续工作了。”


明台回过神来,忙说:“等等,我有问题!大哥,辰哥怎么会来当你的秘书?你已经确定他……可靠?”他犹豫良久,终于还是吐出了最后两个字。


“不确定。”明楼淡然道,“机密文件我不会让他处理,他迄今为止也没做过什么小动作。我聘他做秘书是另有目的。”


明台皱眉猜测:“另有目的?难道是……怀疑他的身份,所以想就近监视?”


“动动脑子!如果我只是想监视他,有必要把他放在身边自己盯着吗?军部情报处都是吃干饭的?”明楼说到这里,见明台抗议地瞪着自己,便放缓口气说,“不过你说对了一半,我确实怀疑他的身份。只是我的怀疑,只有我自己才能证实。”


明台皱眉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大哥,你不会是……怀疑他是阿诚哥吧。”见明楼惊讶地挑眉,他忙解释道,“那天在洗手间外面我听到你们说话、后来又闻到他手上的味道,所以就随便一猜。”


明楼赞许地点点头:“能注意到这些细节,有长进。——他就是阿诚,我知道。只是我还没找到证据,他也不相信。”


明台没想到他竟这样断言,忍不住问:“既然没证据,你怎么知道?就凭领地意识?”


“领地意识只是让我觉得有很大可能。但是经过这两个月,我已经可以确定。”


明台想了想,没想明白,于是小心翼翼地问:“大哥,你们都十年没见了,相处两个月你就能确定?”


明楼唇边泛起一丝柔和的笑纹:“当然。阿诚人又没变,怎么不能确定。”


明台僵硬地一笑。不用问也知道,大哥对“人又没变”的定义肯定和自己不一样。


一看明台的表情,明楼就知道他心存疑惑,但他不打算再解释:“还有什么问题,一起问吧。”


“哦,是。”明台只得咽下方才的不解,又说,“可就算真的是阿诚哥,他现在失去了向导能力,好像也不认得你,你们俩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不管认不认得我,他就是他。我说过,人又没变,怕什么。”


明台决定不纠结于变没变的问题,转而问:“那向导能力呢?辰哥连精神力都没有,无论如何没办法再当你的向导了啊。”




就在这时,一直盘在明楼椅子下面的钩玄探出头来,看了主人一眼,又转向明台,嘶嘶吐了吐舌头。明台若有所觉,而卧在他脚边的快雪则吓得一缩脖子。直到明楼低头给了一个命令的眼神,眼镜王蛇才盘回椅下。


明楼看着自己的幼弟,语气变得异常温和:“明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哨兵为什么需要向导?”


“啊?”明台茫然地看着自家大哥,“不是因为……向导能帮我们清理精神垃圾,防止我们迷失吗?”


“只是这样?”


“哦,结合之后,向导和哨兵就是永远的战友和伴侣,互相帮助、互为支持。”明台说到这里,见明楼微微摇头,便吐了吐舌头,“这是哨兵学校教的,难道也不对?那我就不知道了。”


明楼道:“你说的也不算错,不过未免有些浮于表面。”


明台一听这口气,就知道大哥又有大道理要讲,暗叹一声,连忙摆好了表情受教。


果然,明楼开始侃侃而谈:“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能力越大,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哨兵感官敏锐、运动能力极强;而获得这些能力的代价,就是容易被感官所迷惑、被能力所驾驭。我们过度使用感官,才会为精神垃圾所累;过分依赖能力,才有可能迷失自己。


“作为哨兵,我们的外在太过强大,反而容易失去自己的本心。而向导,就是帮我们守住本心的人。我们对自己的向导敞开精神堡垒,彼此毫无保留地了解和信任。向导了解哨兵最真实的那一面,所以在我们迷失的时候,他们才能找到我们、将我们唤回。


“对我来说,阿诚不但是战友和伴侣,更是我的镜子。刚才我说他人又没变,你不理解。其实很简单,十年前我在阿诚眼里能看到我自己,而今天,在他的眼里,我同样能看到。记忆、精神力,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而已。”


明台起初被教育得心服口服,可听到最后几句,又觉得这些道理实在太振聋发聩,简直听得人耳朵疼。他扁扁嘴,不服气地说:“这话说起来容易,可也只适用于大哥你这样的哨兵吧。你自控力够强,才敢说不需要辰哥有向导能力。换成一般哨兵,万一真的迷失了怎么办?”


明楼摇头道:“你以为我一直都是这样吗?那次被伏击前,我曾经两次迷失,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我的切肤之痛。我的控制力,是在失去阿诚后才有的。


“刚上战场时,我的年纪还小,但能力已经很强。我相信我的力量,也不自觉地滥用着我的力量。直到眼睁睁失去我的向导,我才知道我的极限,才懂得什么叫无能为力。他的离去,让我真正看清了自己。


“所谓控制力,只不过来源于我对自己更清醒的认识。我知道人力有时而穷,于是严守界限、不敢挥霍,也因此不会迷失。要获得任何能力,都要付出代价;而我为这份控制力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我的向导。你现在还想得到这样的控制力吗?”


明台沉默了。明楼失去了他的镜子,才在用血泊照见自己;这样的代价,没有哪个哨兵愿意支付,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


“还有问题吗?”明楼又问。


“呃,有。”明台向客厅方向瞟了一眼,继续问,“大哥,你确定他是阿诚哥,那为什么还说他不可靠?”


明楼冷静地回答:“我知道他是谁,但我不知道他这些年的经历,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多出一个妹妹,不知道他在盟军究竟是何身份,更不知道他此来的目的。你想想,我怎么敢说他可靠?”


明台听得头都大了:“你这么怀疑他,他知道吗?”


“当然。”明楼语气里居然有一丝自豪,“我请他当秘书,但只给他安排杂务,所有紧要的事都防着他。阿诚心知肚明,也很配合,没给我添麻烦。”


“你不信他,他也知道你不信他……”明台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可我看你们两个相处的很好啊。”


明楼微微一笑:“他是阿诚,我们怎么会相处不好?你说我不信任他,但其实他更不信任我。只要他肯和我开诚布公,我不会再怀疑他。但他一直不肯松口。”


顿了顿,明楼又叹道,“不过,我可以理解他的谨慎。我想,他一定从别人那里听到过自己的‘身世’。他并不相信那些人的说法,可是也没理由相信我。这十年,他过得不容易,再谨慎都是应该的。”


“所以,你要找到证据,才能说服他。”


“没错。一定有证据,我也一定能找到。”明楼淡淡地说,“他就是阿诚,这一点,我迟早会让他相信。”


兄弟二人相对沉默。过了几分钟,明台再次瞟向客厅,然后用最低的声音问:“辰哥走了吧?”


明楼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含笑轻轻摇头。见明台闭了嘴,他开始收拾东西:“你去客厅等曼丽吧。今晚就在这里住,我待会儿还要回军部,你可以睡在我的卧室。”


“让曼丽睡卧室吧,我睡书房。”明台随口回答,然后他眼睛一亮,“大哥,当年阿诚哥虽然……被判定为牺牲,但难道就没有一点医学记录留下?他以前在向导塔住过吧,那里每年都会体检,这些资料总可以拿来当证据。”


“能想到这一点,很好。”明楼赞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不过这条路行不通。阿诚在向导塔和总部医疗中心的所有记录,都已经被销毁。没有样本可以用来对比。”


明台惊道:“啊?怎么会这样?”


明楼没有回答,而是站起身来:“曼丽在书房,去找她吧。记着我的话。”说完,他带着钩玄走出餐厅,上楼去了。


(ctd.)


----------------------------------


大哥表示,要不是阿诚在外面听着,谁耐烦跟明台说这些【。


钩玄对明台表示不满的时候,阿诚哥哥就开始听啦。所以那些长篇大论,全是说给我们阿诚哥哥听的。小明也听见阿诚出来,所以非常配合地帮大哥表了个白。


动吃宝宝你看我多有诚意,把大哥表白的章节送给你啦!

评论 ( 2 )
热度 ( 235 )
  1. 斗战神佛孙悟空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2. 王妃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