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7

前情提要:
阿诚用自己威胁明楼,拿到了青帮资料,利用里面的信息找到了中统在香港的秘密实验室负责人海涅。用其孩子的下落做要挟,让当初替他洗脑的海涅带其进入了实验室。然而,在这里,他真的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吗?
与此同时的上海,明楼与明台也在寻找阿诚与秃鹫的踪迹。明镜意图隐瞒郭骑云复活的真相,不愿明台再受打击。但这个秘密,又能隐瞒多久?
【为什么这个写得感觉自己好欠扁……
最后该不该加一句:欲知后事如何,尽在今日《红日》37【你走。




————————
“你自己——甚至秃鹫,大概都不太清楚,‘石锤’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海涅在门边摸到灯闸,用力一推,顿时黑暗的房间里亮如白昼。
“‘石锤’,是同时作用于血液和神经的药剂。它在强化你的体能同时,借助间歇性电流的麻痹,反复清洗海马回,永久性地清除那些记忆。”
“你听明白了吧——永久性地清洗。所以如今那些,在你脑袋里闪出的似曾相识的镜头,那些你以为回想出来的过往记忆,根本就不是你记起来的。”
“它们只是被太过深刻地记住,以至于没能被血清及时清除掉,才会在特定的环境下被激发出来。但长久以往,总有一天,再怎么顽固的记忆,也是会忘记的。”
他走到空旷的房间中央站定,回过头略带嘲讽又怜悯地,看着门口沉默站立的男人。
“就是因为这样,在你们临去上海之前,秃鹫找到我,取走了电击器。他带走了全套的洗脑工具——他打算在上海,把你能回忆起的一切都激发出来。再一次性地,全部清洗干净。”
阿诚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实验室发愣。他并不能记起,在这个房间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身体替他回忆起了曾经的恐惧,他的肌肉在颤抖,血液从四肢百骸往脑袋上冲。他几乎无法辨别海涅说的话,最后不由自主地往门口退了一大步。
“我……我不要想起来。”
他哑着声音,用尽力气让自己说出口的话不要颤抖。他的语气里几乎带上了一丝祈求:
“我只想戒掉血清。我要——我要离开它……”
他要离开这附骨之疽一般的毒瘾。他要离开这黑暗中亍行的泥沼。他要离开秃鹫,离开中统,他要……
“离开它?那你又往哪里去?”
海涅好笑地看着他,仿佛在听一个笑话。
“你背叛了中统,台湾是去不得了。香港弹丸之地,又能躲得了几天?你早就没有身份,失了中统庇护,不过是个寸步难行的黑户。难道你还妄想回大陆吗?回那个杀过人、染过血,几乎每个行动队都存着你的档案的大陆?”
他瞧着他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冷冷地补上最后一刀:
“更何况,石锤同时作用于神经和血液,它的戒断十分艰难。如果只是一两支针剂,可能还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经历过长期注射后,戒断带来的反应也将是双倍的。没有人知道后果。”
“所以你的要求,我办不到。我没有办法帮你找回记忆。更没有办法帮你戒掉它。夜隼,你不该来这里。这一趟,注定要空手而归了。”

过了很久,阿诚才听到自己的声音。
“你说,秃鹫把洗脑的仪器带回了上海?”
海涅点了点头。
“日常的血清注射已经可以满足对你的控制。他带走仪器,是为了你万一无法完成任务时的彻底清洗。”
“仪器在哪里?”
“我不知道。上海曾经藤田的地下实验室已经毁了,新的藏匿地点只有秃鹫自己知道。他有技术,万一情况紧急,他有能力对其他人进行洗脑,塑造一个新的打手。”
阿诚抬起头。他眼里最后一丝光彻底熄灭了,乌黑的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水光。他深吸一口气,仿佛是在短暂的几秒里下了最后的决定。
海涅惊讶地听见他说:
“我们回上海。”
——————————
明楼最终找到了秃鹫的落脚点,但这栋外滩上的别墅早已是人去楼空。
唯一留下来的,是那一墙的照片。满面哭泣的人像中,明楼看到了自己默默垂泪的大姐。
而另一边竟然还有阿诚。
那是一张老照片了,四角已经卷了边,就被订在最显眼的空白处。那里头的阿诚看起来要比前几天更瘦一些,咬紧牙闭着眼,紧蹙着眉头,有两枚连着电线的贴片贴在太阳穴上。
大概是痛,不知道是汗还是泪,就这样明晃晃地划过他的侧脸。
明楼在照片墙前伫立良久,闭上了眼。
“大哥。”
明台从后头的楼梯上来,脚步声踩在木质地板上,回荡在空旷的楼里格外地响。明楼把那两张照片揭下来,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收好。这才转过身,问他:
“有什么发现?”
“楼里没有其他人,应该撤了有一段时间了。大姐的车在面粉厂外一条街找到了,阿诚哥开走不过做做样子,可能根本就没有回过这里。”
明台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我们还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这个。”
明楼接过去看,那是一支用过的针筒,里头还残留着些许冰凉的液体。他的眼前闪过那一晚,阿诚赤裸的手臂上隐约的细小针孔,眼皮一跳。
“带回去,让技术部的人去化验。”
他把针筒递回去,最后看了一眼那面照片墙。
“明台,你回去,让他们发一道通缉令。”
明台瞪大眼,想要说什么,明楼却摆了摆手。
“不是阿诚。但那人,的确也是你的一个故人。”



————
感谢每一个等的人
爱你们

评论 ( 31 )
热度 ( 228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