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8

先发结局上,祝七七生日快乐!!免得一会写嗨了错过十二点【。
七宝宝比哈特!!!祝年年十八岁!天天美少女!爱呀爱呀爱不完!
以及没错,真的要结局了你们要再来一发前情预告吗


————
技术部门的初次化验报告证实,别墅楼里发现的针管里的液体,是一种作用于神经的强化血清。
但是对血清的具体作用与成份的分析,依然未能得到明确的结果。
只是此时比化验更为艰难的是,所有的搜寻都只能在暗中进行。阿诚的身份复杂,眼下的格局里,明楼能够彻底信任的人手有限。他可以对外大招旗鼓地搜寻绑架明董事长的歹徒,却对另一个他人眼中更为穷凶极恶的杀手无法声张。
距离阿诚最后一次出现已经五天,明楼不得不相信,也许他已经不在上海了。
他打发走一波汇报日常工作的人,疲累地抵住了额头。门外有人敲门,冷静的两下就停了下来。
明楼静默了短暂的几秒,这才抬起头:
“进来。”
走进办公室的是明台。
“大哥。”
他面目沉静地叫他一声,大衣下摆带进一阵冷气,刚从寒风里回来的样子。明楼看他一眼,指一指沙发:
“坐。”
明台却没有动,只是瞧着他,又叫了一声:
“大哥。”
明楼站起身来,眉头蹙起一个表示疑问的细微表情。听见自己的弟弟说:
“大哥,我知道郭骑云在哪里了。”
明楼的表情僵硬了一个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点点头:
“不要打草惊蛇,派信得过的人盯着。看看他到底是几个人。或者——”
或者阿诚有没有与他接头。
他脑袋里闪过程锦云的脸,最后一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我已经派人去了。”
明台抬起头,对上大哥霍然抬起的眼睛。
“我已经盯了他两天了。今天早上有一个以前从没出现过的报童去送了趟报纸——他蹲不久了。”
明楼咬了咬牙。拉开抽屉摸到了里面的枪,抬脚就往外走。
明台跟上去,轻声接了一句:
“他是一个人,阿诚哥没有露过面。”
明楼脚下一顿,大步拉开了门。
 
 
郭骑云藏身的地方,是毒蝎小组当年的基地影楼。
那时他们租了房子,改造成影楼作为小组在上海滩的伪装。后来在明楼的默许暗示下,明台有了自己的面粉厂,这地方反而去的不多了。
“我交待过一队的人搜过那里,并没有见到人。”
明楼坐在副驾驶座上,明台开着车,给他解释来龙去脉。
“那里已经荒得差不多了,现在是一家布厂囤积压的仓库。你的人前脚走,郭骑云跟着就混了进去。整个上海都在找他,倒是灯下黑,让他藏了个安稳。”
“怎么想到重新回去看一眼?”
明台转方向盘的手顿了一顿。
“大哥没怎么关心那时候的报纸,我却是知道的。”
“郭骑云的女朋友,是在那里自杀的。她算个不大不小的明星,还上了两天头条。”
他自嘲地笑了一笑。
“那时候老师总是嫌弃他找了一个风花雪月的女朋友,担心他被靡靡之音动摇了报国的决心。却没想到愿意陪他走最后一程的,只剩下她。”
“只是如今,殊途同归。”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
明台至今不能相信,活在自己的回忆里的郭骑云,和他们将要见到的,会是同一个人。
哪怕此刻在黑暗的影楼里,两个人隔着曾经熟悉的客厅沉默着对上了枪。明台依旧觉得恍惚。
他用轻得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声音问了一句:
“为什么?”
对面的男人因为几日的躲藏显得有些颓唐,不知是不是抽多了烟,声音也是哑的。
他偏一偏头,仿佛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
“真是巧,我最后一次想要同王天风讲话,问的也是这一句。”
“后来想想多此一问。人这一生所图所谋,不过为权为利,为——。”
“他为国为民。你呢,你为什么?”
明楼从明台身后的阴影里站出来,眼神里让人回忆起当年决战前夜斑驳的宁静。
“我从不赞赏疯子用鲜血筑路的魄力,但是有一件事他从未做错——他对不起很多人,好在他还对得起这家国天下。”
“好一个家国天下。”
郭骑云努力站直了身体,步步逼问:
“可你们是用谁的家,又给谁打下了天下?”
他空着的那只手指点着这方寸土地。
“瞧瞧这木地板,现在站在这儿,好像还能闻到里头泛出来的血腥气呢——我不在乎北京城里头姓国姓共,也不稀罕别人到底把我当成汉奸还是英雄。明家少爷,我就想让你们尝尝掏心窝子痛的滋味,尝尝那些你敬你爱的人捧到面前的刀和血。好叫天之骄子见识看看,什么叫——无能为力。”
他知道一切无法善了,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见明楼想从他嘴里挖出夜隼的下落,暂还勉力自持。他便一心去激明台,最终还是开始了那一场避无可避的枪战。
“组长,你梦到过曼丽么?你还记不记得她的样子?那条婚纱是白的,还是被血染红了?”
“我知道,她总是跟着你的。好在她死得早,不然看你又拍一次婚纱照,却换了新娘,该有多伤心。”
“我把她当小妹妹,可见不得她难过。夜隼下手利落,也不算为难你那未婚夫人。”
明楼再想要活口,生死面前自然还是帮着弟弟的。对手不意外地落在了下风。子弹毫不留情地从郭骑云的身体里穿过去,他一个踉跄,跌在了台阶底下。
他的腹部和右腿各中一枪,躲在楼梯后面粗声喘着气。明楼掩护在门厅外摆了摆手,拉住了暴怒的弟弟。
明台回过头,就看见大哥闪烁的目光里竟然带着些恳求。
他被那一丝脆弱击醒了。
明台转过头,不肯再看那道绝望里带着一丝希冀的目光。
他放下了枪。
变故几乎和他的清醒一起到来。
窗户毫无预兆地破碎,与此同时连续的子弹落在门厅前,炸起一片狼藉。
躲闪间明台只看见一个身影跃进来,一把抄起地上的郭骑云,矫健地闪身离开了影楼。
等到他反应过来那人是谁,身后的明楼已经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评论 ( 22 )
热度 ( 265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