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记得已忘记——给《红日》的长评

啊加了一中午的班抽空上个厕所我看到了什么!!!我要回去干活了宝宝你等着下班之后给你爱的回应!!!啊啊啊啊啊我要把每一个字都好好看一看再回复你的爱!!!我爱你宝宝!我爱你!!

欣桦:

早就想写了,今天读到 @楼总别开枪是我 这篇长评教程,大受启发和鼓励,终于码好本人的第一篇催更(不是)长评献给动吃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感受到我对你的爱了吗mua~


虽然是给动吃的长篇《红日》的表白长评(前几章在 这里),但我要从她的短篇开始说起。


动吃的《南山南》是第一篇把我虐到表情麻木的文。那是一个短篇,故事设计甚至算不上新颖,但就是微妙而准确地戳中了我的虐点。经过前面大半篇的铺垫推动,读到“直至此刻,方才明白什么叫肝肠寸断、心如刀割”时,我甚至没觉得心疼,只是有点呼吸困难。从来没觉得这两个成语这样沉痛,以至于看到后面明楼握着阿诚的手开枪,我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感想都没有了(俗称虐傻了)。


当时我没敢关注她。因为我敏锐地意识到,这位菇凉的文字特别能虐到我。早就发现每个人虐点不同,不少被公认为虐得要死的文章,我反而能够淡然接受;而我觉得不忍卒读的情节,很多小伙伴会觉得还算是糖。人对让自己痛苦的东西往往比较敏感,也会下意识远离(所以喜欢我的短篇的小盆友们,你们一定是真爱对不对)。


至于《红日》这个坑,一开始其实我也是拒绝的,因为她标明了“盾冬AU”。那时的我对欧美圈一无所知,不理解“盾冬”俩字的含义,只知道AU是脱离原剧的意思。而我还沉浸在原剧里没出来,非常担心AU里的楼诚会被这位很能虐我的大大写的更惨。


不过事实证明,该掉的坑早晚都会掉,不论你是不是关注了作者,不论你一开始是否接受。


让我小心翼翼踩下第一脚的,是本文的开头。当时我在刷tag,正好刷到动吃重修后1-6合发的那次更新;本来看了作者就打算走,结果一不小心看到开头第一句:


“程锦云死了。”


我想大家都能理解这是一个多么喜大普奔的情节设计。




说到这里,我想扯一句题外话。自己开始写文后,才知道小学初中高中那些作文课上学的东西多么有道理,可惜当时不能全懂。比如“凤头猪肚豹尾”。动吃宝宝就给我做了很好的榜样,除了这个开头,还有《南山南》的结尾,“阿诚你看,天要亮了”(然而阿诚牺牲了呵呵呵)。




回到《红日》。我瞬间被这个喜讯折服,然后才抬头看她的设定,发现《南山南》是前传——于是“程锦云死了”就更加值得弹冠相庆,以及阿诚居然没死吗啊啊啊我怎么能不继续看下去!


看下去就再也没爬出来。因为本文还没完结,我是来催更的。


我很喜欢动吃的文字,她总能把情节和细节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这一点比我强太多。


以她修文后的第一更为例,这一段不算长的文字里,她送走了程锦云(再次庆祝)并让明楼与夜隼第一次正面交锋,而且差点揭开对方真面目;主要矛盾之一交代的清清楚楚,主要人物(明家四姐弟)全部直接或间接出场,干脆利落、节奏明快。


而细节上也毫不含糊。比如,明镜举办庆祝弟弟们授勋顺便给明楼相媳妇的晚宴时,明楼“躲在自己书房里”,“穿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独坐在繁华热闹之外“发呆”。


——书房是什么地方?只有阿诚可以不敲门进去的地方。明楼之所以“躲”在这里,大概是因为阿诚去后,再也没有人能够直接进来找到他,拉他去参加那个他并不想参加的庆功会。即使是热心组织的大姐也不行。


——整部电视剧里,明楼穿过多少次家居服?屈指可数。除了衬衫西装马甲风衣,我对明长官服装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阿诚给他拿的那件睡衣;倒是还记得他有件针织开衫,基本都是睡前或刚起床的时候穿。前文提到,明镜为了这个晚宴专门给明楼订做礼服。但明楼却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穿着家居服,拒绝了那个明里庆功、暗里帮他相亲的晚宴。


——发呆是什么状态,大概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明楼很少发呆。明长官的大脑估计是全剧最累的存在,大事小事、家事国事,事事都要在他脑子里过一遍。而在文中的时间点(上海解放、明台和程锦云准备举办婚礼),他在避开不想参加的晚宴时,也给自己偷来半日闲。


结果他只是用这点时间来发呆。


记得很早以前,在另一篇文里读到过类似的话:在真正爱的人身边,你是不会发呆的。你也许会入神地思考,也许会专心地看书,但不会发呆。那个人就在旁边,你忍不住要留意他的动静,不可能完全投入自己的世界。


而现在,明楼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其实明楼本来“不敢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安静”,因为那会让他陷入回忆。可是在这个时候,当明楼不想面对大姐小弟、不想和宾客觥筹交错、又无心工作时,他只能发呆。


人最孤独的时候,大概就是“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的时候吧。




这里我又想扯题外话了。我读书经常读的很细,自己都觉得自己也许解读过度。可是文字给人的触动,有时候就在点滴之间。我心目中最好的小说是既不琐碎又耐嚼的,作者心中活跃着一个个人物,随笔写下来就恰如其分,一须一发都是文章——文学巨匠的手笔方能如是。同人文中,能有若干细节点缀得当,我就心满意足。




好了,再回到《红日》。如果按照刚才那个写法点评情节和细节,我大概能把评论写的和原文一样长,而且剧透得一塌糊涂。所以下面我只评论几个自己感触最深的点。


先说两个小情节:


首先是明台和锦云的婚事安排。明台和他的未婚妻一直心照不宣地推迟婚事,因为他们心里都有个解不开的结——阿诚的“牺牲”。阿诚是因为他们的所谓勇气而“死”的。明楼从不提,更不责怪他们,可越是如此,他们越不能安心幸福。明台说他们只能共苦不能同甘,“没有资格幸福”,这让我对小少爷产生极大同情和敬意。他以一生的幸福为代价,为自己年轻时的冲动和错误赎罪,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这个情节也为后文的主要矛盾和冲突创造了条件。


其次是明镜再次见到阿诚时,问了他一句话:“你冷吗?”在当时的情境里,我简直想不出更合适的问题。只有姐姐才会想到这里、问到这里,家里也有一个弟弟的我,隐约可以触摸到大姐那时的心情。




说完大姐和小弟,回头说两位主角:明楼和阿诚。


我最欣赏这篇文的一点,就在于“盾冬”这个梗。之前说过,我本来是不知道“盾冬”为何物的,所以初看此文颇觉新鲜。但很久(两个多月)以后,我被墨墨和动吃本人安利了盾冬,回头再看《红日》,感觉就更微妙了。


用这样一个知名的梗,最怕的就是落入原梗的窠臼。毕竟队长和吧唧实打实的例子摆在眼前,套不套情节、套多少情节、怎样套情节?人物关系如何设定?面对相似的情况,不同人物该如何反应?这些问题处理不好,文章的问题就大了。


《红日》里化用了盾冬的一些梗,但用的毫不过分。已经被安利的我,重读时甚至会心一笑。最经典的当然就是“who the fuck is Bucky”,阿诚在本文里说“到底谁他妈是阿诚啊”,这两句话不用我再解释。阿诚“牺牲”期间的经历和冬兵也基本一致,只不过黑科技手段有些不同(不过这些手段都是为情节服务的嘛)。


但与此同时,《红日》写的仍然是明楼和阿诚,这是最关键也最精彩的点,也是我在被安利前就入坑的原因。


明楼第一次看到阿诚的脸、叫出阿诚的名字后,阿诚差点恍恍惚惚答应一声“哎”;念及“出了差错会痛”,他急着完成任务,偏偏明楼又死抓着他不放手,他才说出那句“到底谁他妈是阿诚”。


明楼极力要让阿诚相信自己是大哥,阿诚的反应不是“大哥是谁”,而是“大哥不是你”“大哥死了”——这与后文再次把我虐得要死要活的打火机情节遥相呼应。


明楼给受伤的阿诚洗澡,边洗边说“你小时候不也都是我帮你洗”;阿诚照顾发烧的明楼,对他说“我会治好你的”;明楼坐在楼梯上吃阿诚给他买的小笼包,阿诚不让刚退烧的明楼干活。明楼拿来的睡衣是以前阿诚故意挑的横条纹睡衣,因为那样的衣服显胖(永远玩不腻的日月木娄梗);而失忆后的阿诚对明楼说,“这衣服看起来有点壮实”。


阿诚从荷枪实弹的军警包围中脱身时说“(别)让他又冻着了”。


明楼喃喃地说,“别把烟灰落在地毯上”——阿诚最在乎他们的家。


这是明楼和明诚的故事,虽然借用了那么著名的梗。


和冬兵一样,阿诚也杀了很多人,甚至可以说满手鲜血。一个本来正义而美好的人物,却因为不可抗力而染上罪恶的阴影,这大概是与楼诚人设最冲突的一点,也是文章最大的矛盾所在。类似情节本来我是不太喜欢的,但《红日》的处理却让我接受得顺其自然。


阿诚曾经无数次反抗,甚至差点成功出逃。(这里必须再次为那只打火机一大哭,动吃宝宝就是能戳到我的虐点,我认栽了)阿诚坦白地承认,自己确实曾经为了完成任务而杀过很多人,因为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他就会受到惩罚、从而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可惜他最终还是忘记了。


阿诚曾问明楼:“你是那件很重要的东西吗?”


明楼无法回答。但作为读者的我,却很想给出一个自己的回答:是,又不只是。


阿诚之前差点成功出逃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洗脑,失去了大部分记忆,却心心念念惦记着要找明楼。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能忘记对明楼的记忆确实是阿诚无论如何不能失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留的东西。


但在我看来,阿诚之所以一定要记住明楼,是因为明楼能让他找到自己。明楼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导师和战友、兄弟和爱人。明诚有独立的人格,但他人格的形成却和明楼密不可分。我们几乎可以说是明楼发现和定义了明诚,忘记明楼,也就是忘记他作为“阿诚”的一切。


看文的时候,很多小伙伴都在评论里感慨,阿诚这样光明美好的人物,竟然被幕后黑手害得满身罪孽,实在是悲剧。可是我觉得,最悲剧的不在于他做过什么事,而在于他几乎被抹杀了作为“人”的一切。


明楼是那件很重要的东西吗?是,因为如果不记得明楼,阿诚就真的只是杀人工具了。虽然最终他还是认不出明楼,但至少他还记得“要记住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意味着他心中还保存着一点找回自己的渴望。


何其不幸,又何其幸哉。


果然,随着文章接近结尾,阿诚逃离了控制自己的人,费尽心思给自己争来几天时间,找到始作俑者,试图重获自由。而另一方面,明楼也查到不少线索,甚至找到幕后黑手;明楼所希望的,也不过是给阿诚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未来。


阿诚未必能够想起往事了。明楼也不需要他想起,只要他好好活着。


联想到阿诚去救明台前,明楼抓着他的衣领说的那句“你必须活着”(《南山南》中阿诚就是在那之后“牺牲”的),简直让人无语凝噎。


阿诚最终能不能在大哥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人世,好好活着,我们就只能等动吃给出最终的答案了。


所以说,东拉西扯说了这么多,最终还是为了催更啊——动吃你什么时候把结尾写完QAQ(这才是催更的正确方式(虽然我不知道效果如何


---------------------------------


最后啰嗦两段。


作为一个写手,在楼诚这样一个热圈里,我常常有躺平吃粮的偷懒冲动,以及“别人写的那么好我干嘛还要献丑”的自暴自弃。但动吃是个例外。很早我就说过,她的文经常能激发我的写作愿望。所以我现在更新慢了大概是她的锅?


为什么动吃这么有魔力?因为我总是被她虐到啊!!!我曾经因为受不了她写的虐文,专门写了强行HE的续文!后来时过境迁,我的心脏经过动吃的不断磨练,终于发展到被虐之后转身去磨刀……这还是动吃的锅嗯一定是这样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动吃我是爱你的!

评论
热度 ( 39 )
  1.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啊加了一中午的班抽空上个厕所我看到了什么!!!我要回去干活了宝宝你等着下班之后给你爱的回应!!!啊啊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