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天亮了——《红日》结局短评

请大家寄刀片之前先反复用心感受我家桦桦宝宝的分析,然后你就会得到一个美好的世界!毕竟这个天多冷啊,关爱快递叔叔好吗!答应我!比哈特!

欣桦: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终于!把红日!完结了!所以我要再来表白一次!脸皮很厚地转载了她的大结局,反正动吃提到我了╭(╯^╰)╮


下文有剧透,慎入。


我非常喜欢这个结局,真的。


之前没太费心猜测结局会是什么,反正动吃心里有谱,读者永远不可能完全预测到作者的思路。因此看到这个结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甚至,第一遍看的时候有点难过,但回头再看,又觉得心满意足、以及顺理成章。


阿诚清醒而聪明,他早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而作为读者,其实早在阿诚第一次杀人、乃至第一次被洗脑时,就应该预料到这个结果。只是我们太希望楼诚在一起,所以总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说实在的,如果真的洗白,说不定我倒会失望。阿诚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他能接受“洗白”并变回原来的明诚吗?明楼是何等人物,他会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将阿诚“洗白”吗?


明楼能独自找到那间小屋,已经是最大的徇私。我暗自揣测,他大概也隐约知道阿诚不会留下。他来,只是想在阿诚走前再见一面。就想上一次“死别”那样,“让我们说说话”。


可偏偏他来见的人是阿诚。虽然失去记忆,但阿诚对人心——特别是明楼的心思——太过了解。他精心准备了另一支针剂,只等明楼孤身一人来找他。


明楼一生算计,却被他的阿诚给算了个透。这是多么大的一颗糖啊~


说实在的,我觉得动吃这个结局已经非常努力地在发糖了。也许很多人还会觉得吃到的是玻璃,可我久经锻炼的小心脏,感受到的主要还是甜。


倒不是觉得他们依靠在一起讲故事听故事的时候甜,更不是那个吻。真正觉得甜的,是这么两句话。


第一句,是明楼最后断断续续地说,“我恨你”。


——嗯没错在我看来这真的是糖。明楼为什么恨阿诚?因为阿诚要让明楼忘记他。


还记得文章开头时明楼不敢让自己闲下来、生怕想起阿诚吗?那时他以为阿诚已经不在,对阿诚的回忆就是捅在心上的刀。现在阿诚又要离开,要独自踏向充满危险和未知的未来。阿诚也许会成为需要追捕的对象,也许会销声匿迹永不出现,继续记得有什么好处呢?


可是,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明楼没有也不会因为阿诚的任何行为恨阿诚,他这时说恨,只是因为阿诚要把和他自己有关的一切都带走,包括别人对他的记忆(可以想象,如果明楼不记得阿诚,大姐和明台是不会主动提起的)。


阿诚要夺走明楼记忆里的那把刀,可对明楼来说,那是砍下一只手、剜去半颗心。他不能不恨。不过他的恨,大概也只会持续那么不到一秒,当他陷入昏睡,一切也就结束了。


第二句,是阿诚说,“我曾经爱过你”。


——是的我觉得这也是糖,我此刻的感想完全出自一个脑残粉的立场。


我曾经纠结过,被洗脑后的阿诚到底爱不爱明楼。纠结到最后,发现这大概要从“爱的定义”说起,不知道进入了心理学还是哲学的范畴,遂放弃。


都是失忆,《红日》里的阿诚和我那篇《相逢》里的阿诚截然不同。我写的阿诚虽然也经历了不少坎坷,可他有于曼丽,甚至有来自“生父”的关怀。但动吃笔下的阿诚几乎是没有体会过任何正常人类感情的,他的记忆里只有任务、注射、鲜血、死亡和疼痛。


他变成了色盲,看不到人世间所有的美好。唯一曾让他感觉美好的那个小女孩在他面前被杀,并给他带来了更深的惩罚。


在和明楼重逢前,阿诚根本不记得什么是“爱”,更不会知道自己是否爱过哪个人。就算那时他能脱离中统,又能有什么样的未来?


可是现在,阿诚已经懂了。他知道被洗脑前的自己曾经爱过明楼,也明白被洗脑后的自己面对明楼甚至明镜时,心中的那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他知道自己曾经爱过、曾经被爱,于是他终于不再是一个工具,而是一个懂得爱的人。


从这个意义上讲,明楼再一次拯救了阿诚。


当然,大概99%的人还是会觉得这两句话根本全是玻璃渣,顶多算沾了糖的玻璃渣。可是在这个设定下,要想人物不走形、逻辑不崩溃,还能怎么发糖呢?人要学会往好的方向看对不对。


嗯,自从我自己写了BE,对玻璃的理解就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而且这是个开放结局啊。比如,阿诚多次洗脑都还有记忆残留、会在熟悉的场景下被激发,那么一次洗脑真的能洗去明楼的记忆吗?也许他们有一天会重逢,然后再次认出彼此——不记得这个人是谁,只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有非常的意义。


顺说,我没搞清这个黑科技的逻辑,但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设定下相忘于江湖未必算BE。如果真的能完全遗忘,也是一种解脱。无爱亦无怖,如此而已。


最后,我对这个结局如此喜爱,大概因为我比较苏阿诚。《红日》里的阿诚非常惨(其实明楼也够惨的,只不过是另一种惨法),但卞和之玉毕竟也是顽石琢磨而出,不经风雪,哪里能见松柏风骨、梅花精神呢?


像小时候被虐待的那个孩子一样,阿诚从来没有放弃。在遇到明楼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攒血清、打探消息,暗中做好一切脱身准备。明楼给了他最大的助力,可是能不能做回一个人,最终还要靠阿诚自己。


他耐心、细致、坚韧、勇敢,果决敏锐,对自己比对别人更狠。即使身处最黑的黑暗,即使不知道光明是什么样子,他也向往着见到光明——哪怕那有可能刺痛甚至刺瞎他的眼睛。


一切结束在开始的地方。同样,一切也开始在结束的地方。


阿诚像窗外的南山一样,熬过了黑夜的洗礼,终于挣来一轮红日。他有了记忆、懂得了爱、看到了光明。


即使以后还会有黑夜,但至少现在,天亮了。


---------------------------------


吃过饭来补充几句:


看到有些小伙伴觉得阿诚“放弃”了……嗯,这么说也没错,但我觉得他好歹没有完全放弃。阿诚可以不救郭骑云,直接在香港消失,那样不是更彻底一点?但他选择回到上海,从明楼口中得回一点记忆,然后亲手终结一切。


对于认为“没法洗白做回常人”的我,这其实不算放弃。阿诚要活下去,就要能够放下,但不是放弃。他要实现他自己——其实也是明楼——的愿望,努力好好活下去,拥有属于自己的未来。如果他回到明楼身边,这个目标不可能实现,至少这个时间点不能。


这么说吧,阿诚会让明楼包庇他吗?不说别的,他至少是杀死程锦云的人,如何面对明台?当然我们可以给他找出一百条理由,可是他本人会给自己找理由吗?如果不会,他留下来,又何以自处?


独自面对前路,这是一种怎样的坚强。阿诚可能要应对多方追捕、要靠自己戒断血清,换成是我的话,大概会觉得直接在脑袋上来一枪更轻松点。幸好阿诚哥哥不是我,幸好他挣扎了这么久,终于找回了自己。


如果说放弃,那么阿诚确实“斩断”了和明楼(甚至是和自己的过去)的一切联系。可他没有更好的选择,要走向自己的未来,只能把曾经的爱和那个被“石锤”锤碎的自己埋在心里。


爱很重要。但在我心里,不论明楼还是阿诚,都不是“若为爱情故,一切皆可抛”的人。


至于给明楼洗去记忆,那其实是阿诚对明楼的爱啊,你看,这不也是糖么o(╯□╰)o给定背景设定,我相信动吃已经尽力了……至于背景,那应该是漫威的锅(动吃我也尽力了只能洗到这里了



评论 ( 8 )
热度 ( 68 )
  1. 少女与枪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今早特别冷,然后我缩在床上刷lo,看到了红日的完结。恩,虽然您说的很好,但是有些观点我还是不太赞同的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