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楼诚台丽、哨向AU】相逢许是曾相识(27)

啊 我的成就感!【自豪脸
为了更有成就感一点我决定今晚继续更
以及是的 新坑就是番外

欣桦:

雷点:哨向、AU、私设、很可能ooc


我发现写在前面的话一般没人看,所以试试到底有没有人看。如果看到了请告诉我哟~


我的所有文章 目录 本文 人设


------------------------------------


南田洋子坐在小会客室的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把玩着那只茶杯。饮品店的男店员敲门进来,低声汇报:“人已经走了。刚才帮他拿东西时我已经确认,他在发烧。”


南田洋子点了点头:“继续监视,不得放松。”


“是。”男店员答应着,躬身退出房间。


南田洋子放下茶杯,又为自己斟了杯茶,喝了一口便放下杯子。茶水已经变得温凉,茶香不再,却平白多了几分苦涩。


被怀疑的卧底就如放凉了的茶,不堪大用,但是弃之可惜。


作为盟军高级情报官员,南田洋子是少数知道“于曼辰”真实身份的人之一。她的导师藤田芳政早就认定明楼会成为未来盟军最大的敌人,于是亲自策划了针对明楼的伏击和伏击失败后的劫持。那位被明楼称为“阿诚”的小向导被盟军俘获后,南田洋子便受命时刻关注他的动向。


从17岁开始,南田洋子对阿诚的密切关注持续了整整十年,她自以为对这个人了如指掌。藤田芳政之所以派南田洋子潜入沪州,除了信任她的能力以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对阿诚的了解。


藤田芳政费尽心力布下这个局,就是希望在突袭沪州的同时解决掉明楼;而阿诚这颗埋伏已久的棋子离明楼实在太近,容不得半点差错。


到达沪州后,南田洋子多方观察,对阿诚的进展相当满意,也对实现导师的计划充满了信心。谁知千算万算,唯独没想到阿诚的身份会早早泄露。把消息传回盟军、严查内部人员固然是题中之义,但正如阿诚所说,此刻更重要的是如何补救。


南田洋子闭上眼睛,把阿诚的建议在脑中从头到尾细细想了两遍。这个计划似乎并无破绽,如阿诚所说,只要他不死,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再引起怀疑;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便是阿诚死而明楼逃生,但即使那样,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汪芙蕖。


阿诚最后说:“如果我的运气真的这么差,我只希望,汪先生也好、其他什么人也罢,能保曼丽一命。她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们不愿意让她留在联邦,那就带她回去,给她做我做过的那个手术。”


阿诚还不知道,他的终极任务正是对付明楼。不过如果他真的提前死了,倒也不是坏事。南田洋子已经想好,等到军部四面楚歌时,她会告诉明楼,他的向导其实没有死在十年前的战场,而是死在一个月前、死在他的身边。


不知听到这个消息,明楼会作何反应?


南田洋子端起凉了的茶,翻手将茶水倾倒在地,唇边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阿诚知道南田洋子必定会派人监视自己的行踪,他也根本没打算隐瞒,不但大大方方把车开到自己曾经的住处,还打电话让明台下来帮自己拿东西。等明台耷拉着脸跑过来,阿诚指了指后备箱的一大堆果肉蔬菜,让他全拎上去在门口等着。


“辰哥,那你拿什么?”


“我拿曼丽最爱喝的饮料,”阿诚晃了晃手里的那杯饮料,顺手把车钥匙扔给明台:“你慢慢搬,搬完记得锁车。”


明台刚要抗议,一眼瞥见阿诚袖口露出的紫黑伤痕,又说不出话了。他一边认命地试图找到那堆袋子的提手,一边默默地想:为什么大哥做的好事,最后只有我倒霉?以后有机会,我要告诉大姐!


随着等待时间越来越长,明台告状的念头也越来越坚定。想他堂堂哨兵中校,守着一堆茄子白菜鸡鸭鱼肉在门口站军姿,像什么样子?何况他手里还拎了一袋时不时扑腾两下的活虾!这栋公寓楼住客不少,楼道里时常有人往来,那些异样的眼光让明台简直想立刻找大哥决斗——不过如果明楼真的就在眼前,他大概是不敢去找打的。


直到明台手里的虾都奄奄一息了,房门才终于打开。明台看见于曼丽红肿的双眼,天大的火气都化成了怜惜,刚要关怀,却被于曼丽抢了先:“明台,快去买消炎药和退烧药!”


“……啊?”


“哥哥在发高烧,快去!”


“哦,好!”明台转身要走,又听于曼丽在身后叫,“哎,等等,把虾给我!”


明台一拍脑门,连忙把手里那袋不知是死是活的虾交给于曼丽,心中再次发誓:要是不向大姐告大哥一状,我就不姓明!


等明台买完药回来,于曼丽早已把各种食材拿到厨房,正在给自己的哥哥熬鸡汤。在她的指挥下,明台让快雪在客厅里和雪魄玩耍,自己端着热水、拿着刚买的药走进卧室,却发现据说还睡着的人已经坐在床边,正对自己微笑:“明台,辛苦了。”


阿诚换了一身圆领长袖的蓝色家居服,衬得脸色愈发苍白,露在外面的手腕和颈肩上瘀伤片片。看到他这个样子,再想起他发烧的原因,明台只觉得说不出的尴尬,讷讷地把水和药递过去:“呃……辰哥,吃药。”


“谢谢。”阿诚吃了药,随手把杯子放在床头,“明台,抱歉,我没想到你和曼丽今天早上会来找我们,更没想到她会对你发火。她小孩子脾气,你别放在心上。”


明台摇头不迭:“我没事,曼丽不生气了吧?”


“你放心,我已经和她谈好了。”阿诚看着明台,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身份特殊,难免有顾不上的时候,你要多照顾曼丽。明台,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曼丽的哥哥。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明台一怔,思量半晌,才明白他的意思。他也许会“发生什么事”,那时自己要照顾好曼丽;而自己对他的任何态度,都必须建立在“他是曼丽的哥哥”这一基础上。明台于是点头答应:“辰哥,你放心,我明白。”


阿诚微微一笑:“曼丽有你,我很放心。”




明台没费太多心思猜测将要发生的会是什么事。这次事件显然是他的大哥和阿诚哥精心策划的,而明台在刚学会调皮捣蛋恶作剧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永远别和大哥斗心眼。


“捉奸在门”——这是明台私下给那天早晨的事件起的名字,当然这个名字他谁都没敢告诉——之后第二天,遵照明楼的命令,明台和于曼丽回到训练基地,等待明楼的进一步安排。两人在训练场打发了整整三天时间,才收到明楼的新命令:


立刻到军部报道,准备执行任务。


明台大喜过望。他本来担心大哥会把他一直按在沪州,不许他再上前线。于曼丽倒有些心事重重,她对此的解释是“不知道哥哥这几天怎么样”。


明台立刻高兴不起来了。天知道他的大哥和曼丽的哥哥会不会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按照命令,两人直接到作战室报道,结果发现那里正在进行远程会议。大屏幕和数字沙盘前围了一圈人,墙边也站着几个;不但方面军高层军官和专员汪芙蕖在,连随行的汪曼春、陈炳和杨楠也在。显然,这是一次有明确目的的扩大会议。


两人打过报告,自觉地站到墙边。会议似乎已近尾声,董司令和潘副司令一言不发,只有明楼正对线路另一边的总部军官说话:“……我带队,不超过八个人。要不要增兵、增多少兵,这关系到沪州乃至整个西南防线的安危。你们派谁来我不管,我必须亲自去。安全问题不劳费心,这点阵仗还吓不住我。我们今晚午夜出发,计划36小时内返回。你们的人必须按时到达。”


总部众人一阵交头接耳,最终没提出异议,于是会议结束。


明楼看了董司令一眼,董司令示意他自行安排。明楼于是说:“明台、于曼丽,你们两个留下。汪先生,让曼春和我一起去吧?”


汪曼春笑靥生春,刚说了个“好”字,汪芙蕖却摇头道:“明楼,算啦,我相信你的结论,不用人跟着。别怪我护短,我只有曼春这一个侄女,她的父母都不在了,她又没上过战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哥哥嫂子?你要是非要带个人,要不……带杨秘书去?”


董司令呵呵一笑,除了汪曼春以外的满屋子人便都跟着笑了。潘副司令打趣道:“汪先生,您这话说得可不地道。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您心疼侄女,人家杨秘书的父母就不心疼女儿了?杨秘书连哨兵都不是,怎么能让人家参与侦察任务?这样吧,陈副处长去,他好歹是个编制内的战斗人员。放心,有明楼带队,不会出问题。”


陈炳连忙立正领命,明楼便命令其他人散会。汪曼春脸色铁青,一马当先地摔门而去。看在汪芙蕖的面子上,大家只当没看见,该走的走、该留的留。连董司令也和汪芙蕖寒暄着并肩离去。


此时此境,“杨楠”自然没有理由多留。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暗自掂掇:于曼辰对明楼的计划和打算确实很了解,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预料得八九不离十;他唯一没猜到的就是,明楼会带上明台和于曼丽。


这样也好,希望同行的于曼丽能够坚定他拼命的决心、激发他求生的勇气。


至于明楼会不会带于曼辰同行,南田洋子反倒不怎么担心。依明楼的性格,既然心存怀疑又不肯秉公处置,那么不论如何,他必然会把这个人放在自己掌控范围之内。




如她所料,明楼不顾所有人的异样眼神,坚持要带自己的生活秘书随行。汪曼春怒不可遏,直接闯进明楼的办公室,指着于秘书质问:“师哥你为什么非要带上他?就凭他那一张脸和爬床的本事?明参谋长,你不能这么假公济私因私废公!”


“汪处长!这里是西南军部,注意你的措辞!”明楼冷笑一声,“我本来没必要向你解释我的决定,但如果你非要个解释,我可以告诉你——把他留在这里,我不放心,会影响我执行任务的心态。怎么样,满意了吗?”


汪曼春气得脸色煞白,满眼含泪:“他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


明楼不动如山,语调从容:“曼春,我本来打算带你去的,是汪先生不肯。你要是能说服汪先生,我不介意队里多一个人。”


汪曼春一天中第二次摔门而去。他们两人说话时连门都没关,半个走廊的人都听清了这番争吵,于是再也没人敢对那位于秘书的随行提出异议。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汪曼春又去找她的叔父大吵一架,竟然真的得到了汪芙蕖的同意。而明楼言出必践,也就当真把汪曼春加进了侦察小队,只是要求她必须完全听指挥,否则军法处置。


对于汪曼春入队的这番波折,明楼表面上毫不在乎,但心里其实颇有几分欣慰。这与他的预料基本一致,说明汪芙蕖里通外国的事,汪曼春并不知情;而汪芙蕖先前不同意汪曼春参与,只是为了方便把同样是内奸的陈炳塞进队伍。


汪曼春毕竟是哨兵、又是明楼的师妹,他不希望她也沦为卖国贼。


何况,有汪曼春做证人,反而更能取信于南田洋子。


(ctd.)


------------------------------------------------


昨天说过,从此以后,我家动吃更新我就更新!她要是不更的话我就随意,动吃宝宝,我说到做到哦~


哨向快完结啦,算了算,少则六章、多则八章,应该就差不多了。迄今为止写过的最长的一篇文,真有点舍不得。


Anyway, party is almost over, enjoy while it lasts!

评论 ( 3 )
热度 ( 126 )
  1. 斗战神佛孙悟空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2. 王妃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