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故梦》复健章

太久不码字……大概明天睡醒就是:“????谁写的什么玩意儿???”

我复健 不是阿诚哥哥




——————
人家不方便说,明楼自然没有再追问的道理。左右散了课也没有别的事,便做主送小姑娘回家。
乔菀推辞了一下,明楼笑一笑,已经招呼警卫员叫了司机。
“顺路的。天还是暗得早,我送你,方便一些。”
乔菀今天本是找了个借口甩脱了司机,想想回家父亲说不准还要为着这事唠叨两句。眨巴眨巴眼睛,不再客气,笑眯眯地道了谢。
街上的车不多,司机倒也开得不快,还是很快到了目的地。
乔菀从车里出来,明楼送她。小姑娘声音软软的,邀他进去喝杯茶。
“明先生,您就来吧。不然我母亲一定怪我失礼。”
明楼给她把书包递到手上,刚要开口拒绝,却听后面一个男声带着怒气道:
“乔安娜!”
乔菀接书包的手一抖,差点把包砸在地上。
苦兮兮地回过头,站在门口黑着脸的,可不就是刚下班到家的谢洛夫委员?

要说谢洛夫过去的年岁里最让他骄傲的东西,除了几篇论文,也就是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了。
小姑娘样貌随了母亲,眉目如画,性格乖巧又讨人喜欢。笑起来的时候两个小虎牙一露,小的时候便是老谢洛夫也是忍不住要抱一抱的。
剧院前的事故传到谢洛夫的办公室时,他眼前一黑,差点把墨水翻一桌子。等到终于在医院见到依旧活蹦乱跳的小姑娘,他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这才大口喘起了气。
一开始,他对那个流浪汉不是不感激的。
他付了高级病房的钱,找了最好的医生治这个人的皮肉伤。他的妻子也试图沟通,想问明他的身份,替他找到家人。
但是没多久,谢洛夫就发现这都是不可能的。
那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拒绝一切人的靠近,在从撞击造成的短暂昏迷中苏醒后,不断试图离开医院。因为饥饿与伤口,他几乎没有什么力气,但却灵活得可怕。而每当他用冷漠的目光瞪视着别人,便不会有一个护士愿意去替他上药了。
真正让人担心的却不是他的身体状况,而是他间歇性发作的某种不知名的病症。入院的当天夜里,白天注射的镇静剂失去效果,那人却没有趁机离开——
他在床上发抖,脚死死抵在床柱上,手指居然抠破了床单。等到护士发现,人已经陷入了休克状态。
医生急救后终于有了机会抽血化验,最后神色复杂地在报告上写:
“疑似未知药物上瘾”。
最终把谢洛夫彻底打败的是老谢洛夫的话。
经历过战争的老人只是隔着玻璃看了看这个救了孙女却又困扰着儿子的人,瞥了谢洛夫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这个人的手——一定很会用枪。”
老人转身往外走,状似无意地摆一摆手:“不用送了,只是来看看。乔安娜最近老是和我提这个人。她大概很好奇,也很感激。”
谢洛夫不知道女儿的感激代表着什么,但对于自己来说,从感激到害怕与怀疑只要很短的一瞬。
他再没有犹豫,用两倍剂量的镇定剂,把人送到了城郊的精神疗养院。
至少自己给他安排了去处。
谢洛夫长出一口气。
仁至义尽。

评论 ( 15 )
热度 ( 81 )
  1. 森井彬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等来了更新😭😭老泪纵横啊😭可是好心疼阿诚哥啊😭😭😭😭
  2. 爱围观的ssica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转载了此文字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