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说好的报恩呢》4

我要是每天都能这么鸡血......那该多好啊

4、

焕焕把狐狸养在了紫极宫里。

这狐狸本身皮毛就生得好,油光水滑,火红火红的,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楚南渊一眼看上。太医瞅着是皇帝看中的宠物,用的都是好药。等到住进了紫极宫里,焕焕更是变着法儿喂它好吃的。

有一天楚南浔下朝早,经过院子里正好撞见焕焕在带它晒太阳,就忍不住走过去看了两眼。

狐狸趴在那儿懒洋洋的,任凭焕焕有一下没一下地摸它的毛。听见有人过来掀了掀眼皮,搭理都懒得搭理。

小皇帝左右转着圈比划了两下,估摸着问小姑娘:

“焕焕,它是不是胖了......一点?”

小丫头咧嘴一笑,豪气又骄傲地一指狐狸:

“阿狸!什么都吃哒!”

 

就这么喂了小半个月,有一天薛太后突然把林隋叫了过去。

淮阴王家的世子新袭了爵,上折子想把几个没成年的弟妹送进宫里。话说得非常漂亮:“恳请太后教教他们规矩”。

下头几个藩王一见这阵势,估摸不准到底是小王爷自己上赶着表忠心,还是太后为了让儿子顺顺当当亲政做了什么暗示。又碰上嫡妻想送走庶子的,闺女想嫁进宫里的,一时间心思各异,送人学规矩的折子雪花一样送进宫里。

太后数了数人头。好嘛,这些王爷也真是会生,都够凑几支马球队了。这些娇滴滴的郡主世子送进宫学,有没有别的心思二说,光是拉帮结派,天晓得会闹成什么样子。

不过薛太后向来不是怕事的人。她干脆拍板,在太学底下又立了一个幼学。京城素有才名的小姑娘小公子、四方州府有志于学的少年英才,只要通过考试,都可以来这里念书。

至于藩王家的,这么想学规矩,你们倒是来考啊。

不考是你们出尔反尔,考不上是你们没本事,万一考上了——

反正哀家也不亏。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儿,我以前也和皇帝提过两次,问他要不要送你家焕焕去念书。他琢磨了半天,现在宫学里头就几个公主,怕焕焕去了要受委屈。所以没和你提,也不是有意要耽误你家姑娘。”

林隋和小皇帝再怎么胡闹,对这个大胤真正的当家人总有一种莫名的畏惧。他忙不迭地躬身告罪:

“娘娘折煞微臣了。陛下与娘娘对臣兄妹如同再造,臣妹在御前学的东西,够她受用一生。”

这话林隋倒也没有瞎说。焕焕自小跟着他习字,皇帝没亲政时也常带着她念书。说是在御前做侍女,其实更像是皇帝一手拉扯大的孩子。

后面一句话他没敢说,只躬着身等旨意。

“那哀家这次就替你做主,送这丫头去念书了。小姑娘家,总守着一亩三分地见不了世面。这话哀家当年在太学时,也同你母亲说过......”

薛太后叹了口气,仿佛回忆起什么,半天才继续道:

“你对陛下向来尽心,哀家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兄妹。”

明明是一句夸赞的许诺,林隋却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的。

 

焕焕就这样被送去宫外的太学府,开始了迟来的学生妹生涯。林隋成年的时候楚南浔赐了他一座宅子,如今便收拾起来给妹妹平日落脚。

小姑娘虽然不开心,但是也知道念书是对的。低落了好几天,得到了每个月可以回来的许诺,这才哭哭啼啼地告别了兄长和小皇帝。

楚南浔指了自己贴身的內侍和两个宫女跟着,每日派人回报一次,还安慰皱着眉头的林隋:

“别担心,那丫头闷不吭声,其实心里主意比你还多。每次被她整了你自个儿还不知道,焉儿坏。”

林隋心里狂吼:

就是这样我才要担心好吗!

 

鸡飞狗跳的开学季就这样过去了,唯一的历史遗留问题,就是焕焕的狐狸。

小丫头走之前哭唧唧地和楚南浔拉钩钩:

“要好好照顾阿狸哦。”

皇帝看着摊着四肢敞着肚皮晒太阳的狐狸,表示这个任务有点艰巨。

楚南浔虽然自己没养过宠物,但是大致还是知道一只正常的宠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小的时候高祖皇帝宠幸后宫一个妃子,送了她一只番邦进贡上来的卷毛犬。

那妃子得意地不得了,只要不下雨,必定抱着狗在御花园里闲逛。见人就要说“我们家乖乖如何如何”、“我们家宝贝儿怎样怎样”。

用薛皇后的话说,真是对她亲爹妈都没这么尽心的。

不过那狗也的确听话可人。每次被妃子夸了,都会亲亲昵昵地蹭一蹭她的脸,或者麻溜儿地在她腿上打个圈。

搞得幼年的楚南浔很是羡慕。

但是薛皇后是不许他养宠物的。

薛皇后的理由也很充分:

“团团,你知道有个活物在你身上拉屎撒尿是什么滋味吗?”

楚南浔瞪着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亲娘。薛皇后捏着他的脸,咬牙切齿,字字泣血:

“本宫知道啊!”

 

后来妃子的那只小奶狗不知道怎么回事失足掉进了荷花池,淹死了。那女人痛哭流涕,他爹心肝肉地哄着,没几天又给人弄了只猫。

后来在御花园里奔来跑去的便变成了一只阴阳眼的大白猫。

妃子依然乖乖宝贝儿地叫着,仿佛忘了不久前这个称呼的主人,其实是一只会打圈圈的狗。

 

总而言之,楚南浔与宠物相处的经验非常匮乏。

他不知道该如何与这只懒得搭理人的狐狸相处才算是“好好照顾”。

皇帝下朝回来,又在那个墙边上看到了晒太阳的狐狸。他停住脚步,使唤人找了张小马扎。

皇帝靠墙坐着,试图寻找这个位置的舒适之处。

狐狸掀起眼皮,嫌弃地往边上挪了挪,躺到了被遮住阳光的阴影外头。

皇帝坐了一会,觉得小马扎有点膈屁股。

瞧瞧左右没人,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果然舒服不少。

他低头看着懒洋洋的狐狸,尝试着伸手摸摸它的毛。

摸了一下,狐狸没动。

楚南浔赶忙又摸了两下。

......

然后又是两下。

真......他妈舒服啊。

小皇帝感觉自己,找到了焕焕每天坐在这里的真谛了。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