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说好的报恩呢》5

昨天上班所以没更,其实这是个大纲文。原计划是情节跳跃飞速发展那种,没想到越写越细。

但是马上上班啦,如果还依照这么细地写好怕会坑,今天又把新微博搞定了,所以以后我就在微博上更片段了,凑成一大章再发上来。

大概因为自己是单身狗所以谈恋爱废吧【、 总之其实这是一篇狗血套路虐恋文啊相信我

因为单身狗傻白甜无力,摊手



5.

皇帝渐渐习惯了每天晒太阳的日子。

连薛太后都忍不住拉着儿子比划:

“团团你是不是长高了?”

楚南浔自觉做不出把狐狸整天带在身边宝贝心肝肉地叫这种事。虽然背着人偷偷摸摸地撸了很多次狐狸毛,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奉行的放养政策。

有时候那家伙会自个儿跑得没影。

第一次失踪的时候吓得照顾它的内侍找断了腿,心惊胆战地回紫极宫,却发现狐狸已经在老地方老神在在地吃扒鸡了。

楚南浔听说了这事,也没放在心上。敲打过下底下人,随手在自己的私库里寻了个坠子,找了根宽松的绸带,让人给它拴在脖子上。

谁知道狐狸宁死不从,咬得几个大汉鲜血淋漓,整个偏殿鸡飞狗跳。林隋最后不得不亲自上阵,带着人把狐狸堵在墙角,撸起袖子打算抓过来。

狐狸对他还算熟悉,却也没有就此低头的打算。它呲着牙凶狠地对峙着,脖子后头的毛根根竖起来,一副抗争到底的模样。

听见动静的楚南浔从书房里出来,瞧见这阵仗有点啼笑皆非。他本来只是想给狐狸挂个信物,在外头乱跑時能有人认出来这是紫极宫的宠物,别被不懂事的奴才宰了下酒去。

没想到小畜生不领情。

小皇帝岔着手,隔着人群和狐狸对上了眼。眼见着林隋脸上差点被挠一道,才不高不低地呵斥一声:

“放肆。”

林隋一个后翻身躲过毁容的危险。边上人听见皇帝出声,又是想跪,又怕被狐狸逃走。

两厢一犹豫,小狐狸崽子已经刺溜一下蹿了出去。

皇帝就站在门口,瞧见它冲过来不躲也不让。两手一张,狐狸步子一缓,一头栽进了他怀里。

林隋在后头,也看不出来这小畜生到底是失了手,还是单纯想撒个娇。

楚南浔两只手架了一只毛绒绒的狐狸转身出了偏殿,临走前从內侍手里捞走了那根绸带。

“林焕焕白喂你那么多鸡了。”

楚南浔把狐狸搁在腿上,琢磨着打一个什么结。

“那可是她哥,挠花了你去嫁给他做嫂子?说起来那时候可还是林隋给你治的伤,按戏本子里头说的,你好像的确应该嫁给他报恩啊......”

狐狸趴在他腿上翻了个没人能看见的白眼,楚南浔把坠子在它眼前晃了晃。

“这玩意儿可别弄丢了。回头哪天闯了祸,没准还能救你一回。”

狐狸眯着眼细看,才确认那不是什么狗牌一类的东西。那是只白白胖胖的白玉花生,小小一个,拴在一段褪了色的红绳上,看起来怪喜气的。

它不服气地哼哼了两声,埋下头伸出一只爪子,勉强允许小皇帝把这个护身符给它挂在手上。

 

隔了两天狐狸又在宫里头闲逛。御花园里的枫叶都红了,它挑着没人的地方走,结果还是撞到了一群赏枫的人。

“哟,这是谁家的小狐狸啊,真可爱。”

狐狸趴在假山顶上很是无奈。

都躲到这儿了还能被你看到?你是有多喜欢给自己加戏啊。

它眯着眼睛假装睡着了,懒得搭理人。

下头的宁王妃本想逗逗狐狸哄太后娘娘开心,谁晓得被只畜生无视了,一时间很是尴尬。

偏偏太后也不给她递一个台阶,和边上的护国公夫人聊太湖石聊得正起劲,压根没往这里看。

还是丽太妃看不过儿媳妇被晾在那里,指着上头就对两个內侍招呼:

“谁家的红毛畜生这么没规矩,跑到御花园来了。你们怎么看园子的?还不快点打出去!”

话说到一半她认出了这只狐狸。好嘛,可不就是当时那只被皇帝抢走的跛脚狐?

旧仇新恨,丽太妃嗓门喊得更响了:

“快点捉下来,打一顿丢回御兽苑去,关牢了!”

薛太后皱着眉头,这才转过头来。一打眼,狐狸手上明晃晃一根红绸子。

下头栓的那截花生,可不是团团那兔崽子小时候扣衣服上的。

搞半天,西山那狐狸被皇帝抱回去自己养了。

真是的,养了宠物也不抱来给亲妈看看。这狐狸毛,一看就很好摸的样子。

薛太后笑眯眯地指使那俩爬了一半的內侍:

“小心点,悠着点啊,给哀家抱下来摸摸。”

狐狸在上头,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