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故梦》复健章

太久不码字……大概明天睡醒就是:“????谁写的什么玩意儿???”

我复健 不是阿诚哥哥

——————
人家不方便说,明楼自然没有再追问的道理。左右散了课也没有别的事,便做主送小姑娘回家。
乔菀推辞了一下,明楼笑一笑,已经招呼警卫员叫了司机。
“顺路的。天还是暗得早,我送你,方便一些。”
乔菀今天本是找了个借口甩脱了司机,想想回家父亲说不准还要为着这事唠叨两句。眨巴眨巴眼睛,不再客气,笑眯眯地道了谢。
街上的车不多,司机倒也开得不快,还是很快到了目的地。
乔菀从车里出来,明楼送她。小姑娘声音软软的,邀他进去喝杯茶。
“明先生,您就来吧。不然我母亲一定怪我失礼。”
明楼给她把书包递到手上,刚要开口拒绝,却听后面一个...

伪装者乱炖非全CP向BE三十题 上

先挑了一半写,剩下的有的梗涉及到红日和南山南的设定,所以就先不放在这里啦。

大概涉及到的CP都在tag里了,不是都是CP向的

——————————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阿诚:“妈,别打了。”


2 反目成仇 

汪曼春:“明楼。”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曼丽:“明台?”


4 分手 

“王先生,幸会。”

“明董事长,久违。”


5 与爱无关 

烟缸死了。

阿诚从雪地里回来,烧到下半夜。

突然挣扎而模糊地喊了一声:

“姐.....

《故梦》2

谢洛夫最近过得不是很安稳。
过了今年,他就要四十岁了。就在上个月,他升任了州内务部的委员。
调令突然,要说是空降也不为过。但好在老谢洛夫打足了招呼,就是委员会主任对他也客气得紧。
他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最繁华的涅瓦大街。每天早晨人还没到办公室,桌上已经摆上了当天的报纸和现磨的咖啡。
谢洛夫常觉得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明明半年前自己还是研究所里早出晚归,埋头记数据的小研究员。一晃眼,他甚至有了自己的司机。
谢洛夫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上头曾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老谢洛夫在十月革命里站对了边,又会钻营。从记事起,他家在列宁格勒便是排得上号的一家子。
但是谢洛夫并不得父亲的欢心。大概是他的出生害死了自己母亲的...

《红日》38

先发结局上,祝七七生日快乐!!免得一会写嗨了错过十二点【。
七宝宝比哈特!!!祝年年十八岁!天天美少女!爱呀爱呀爱不完!
以及没错,真的要结局了你们要再来一发前情预告吗

————
技术部门的初次化验报告证实,别墅楼里发现的针管里的液体,是一种作用于神经的强化血清。
但是对血清的具体作用与成份的分析,依然未能得到明确的结果。
只是此时比化验更为艰难的是,所有的搜寻都只能在暗中进行。阿诚的身份复杂,眼下的格局里,明楼能够彻底信任的人手有限。他可以对外大招旗鼓地搜寻绑架明董事长的歹徒,却对另一个他人眼中更为穷凶极恶的杀手无法声张。
距离阿诚最后一次出现已经五天,明楼不得不相信,也许他已经不在上海了。
他打发走一波汇...

《红日》36

我真的要开始收尾了……再不收尾就等着烂尾吧……
所以如果结尾过度段匆忙请原谅我
我已经忍不住写番外的手了

阿诚并没有怎么为难海涅。他十分冷静地翻完他写的东西,沉默了几分钟。最终在犹太人坐立不安的注视中,只淡淡说了一句:
"我要进你的实验室。"
"凭秃鹫的手令,可以随意进出——"
海涅的讲了半句话就停下了,张口结舌仿佛被人扼住了脖子。
手令——他要自己帮他进实验室,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手令。
并没有什么责怪自己办事不力的上峰,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中统派来的。
他的冷汗从背后冒上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变换着,第一反应想要去门口喊人。
"听说你有一个儿子。"
阿诚仿佛没...

《旁友啊 你若到霍格沃茨》16-18

今天去刷了火星救援 我冬每一秒出场我都在抓着同行妹子一顿狂摇
一夜炸回欧美圈 我要开始填美国偶像和刺青了

16.
明楼很快就知道了明台在那篇论文里头搞的鬼。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这又是一个魁地奇训练后第二天就要交作业的周末。
明台熟门熟路地跑进阿诚的宿舍:
“阿诚哥,这篇论文你帮我——”
看……看一下……
壁炉前的地毯上懒洋洋盘着的蛇转过头冲他遗憾地吐了吐杏子:
保重啊小少爷。
而老神在在地在阿诚哥的沙发上坐着的另一条毒蛇,漫不经心地抬头冲他招了招手:
“来,你过来。”

17.
“啊!哥!哥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啊!”

18.
曼丽很是嫌弃地看着明台,手上还不忘喂着两只小猫头鹰。
“打个魁地奇你也能摔下来...

《旁友啊 你若到霍格沃茨》13-15

13.
格兰芬多的明小少爷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自家大哥布置的魔药课作业。
在抄了曼丽两个月作业并且终于被恨铁不成钢地威胁“再抄我就让你长大门牙!”之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注意。
艾玛,他怎么能把品学兼优的魔药助教阿诚哥给忘了。
这天又是一个第二天要交论文的周末,明台结束了训练回到寝室,收拾书包的时候才想起这回事来。
他一拍脑门,当机立断,抄起两张空白羊皮纸就往阿诚哥寝室去。
明台不是第一次来这间学生会主席的单人间了,他熟门熟路地报了口令,进去才发现阿诚哥还没有回来。
这都几点了。
他心里嘀咕,随便找个角落窝在了沙发上等。没成想,等着等着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的魔药课上,明台小少爷面无表情地歪着脖子,交上了一截短...

《旁友啊 你若到霍格沃茨》8-10

8.
明台第一次魁地奇训练,一回来就等在了斯莱特林的长桌边上。
“阿诚哥!”
他也不管来来往往同学的眼神,好不容易等到了人就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阿诚哥,晚饭还没吃吧。上了一天的课累不累?牛排吃不吃?我特意到厨房吩咐小精灵做熟点,生的你吃不惯。橙汁要不要,鲜榨的,我……”
“看上哪款扫帚了?”
阿诚从他身后书包里把卷着的《魁地奇周刊》抽出来,面无表情地问。

9.
明台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明镜带他去对角巷大采购。
明楼看着人头攒动的街就觉得头大,停在丽痕书店不肯再走。
“你不去算了,阿诚跟我走。你去年的长袍不好穿了,要重新去订的呀。”
被拖着走的阿诚连手里的书都来不及放下,无辜又不平:
“可是……大哥去年的袍子也不好穿了...

旁友啊 你若到霍格沃茨

名字定好啦!

我居然三更了!我要控记我记己!!


7.

阿诚刚进霍格沃茨那时候,明楼才当上斯莱特林的院长没多久。

明诚并不是明家亲生的这个事,斯莱特林那些大家族的孩子早就从父母的闲言碎语里头知道了。所以他刚进学院那段时光,日子并不是太好过。

明楼刚当上院长,又带了七个年级的魔药课,一开学忙得焦头烂额。能顾到自家弟弟的时候不过每天吃饭,和一周两节的魔药课上。

斯莱特林的小孩都是人精。哪怕对新上任的年轻院长并没有什么顾忌,捧高踩低这种事也不会在课上明目张胆地做的。

所以等到明楼发现阿诚的不对劲,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他瞧着面前男孩子手臂上还没有痊愈的灼伤,只觉得脑袋里头一把火...

霍格沃茨日常

4.
第一节飞行课,明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飞得好,被破例选进魁地奇队。
明楼知道了大发雷霆。
“王天风那个家伙,就知道胡来。那么小的孩子去打魁地奇,天上掉下来了他接着吗!啊?!”
阿诚坐在边上一张桌子上给他批着低年级的论文。
“哪有那么容易掉下来。”
他埋头在一个赫奇帕奇学生的论文下头写着修改建议,头也不抬地说: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晕扫帚的。”

5.
霍格沃茨的伙食是不限量供应的,但是早饭饮料永远只有南瓜汁一种。
阿诚念了七年书,一贯是不喝的。每天早上有猫头鹰给他送牛奶。
结果明台来了,也死活不肯喝味道奇怪的南瓜汁。
阿诚就把牛奶让给他。
“哪里就这么娇气了?”
明楼嫌弃地瞥一眼自己的小弟弟,把新一个月的牛奶订单加成两份,...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