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我无语凝噎

目夭:

又名:一碗面的故事(大雾)


突然发现今天的关键词可以强行60分一下 @楼诚深夜60分 

《故梦》复健章

太久不码字……大概明天睡醒就是:“????谁写的什么玩意儿???”

我复健 不是阿诚哥哥

——————
人家不方便说,明楼自然没有再追问的道理。左右散了课也没有别的事,便做主送小姑娘回家。
乔菀推辞了一下,明楼笑一笑,已经招呼警卫员叫了司机。
“顺路的。天还是暗得早,我送你,方便一些。”
乔菀今天本是找了个借口甩脱了司机,想想回家父亲说不准还要为着这事唠叨两句。眨巴眨巴眼睛,不再客气,笑眯眯地道了谢。
街上的车不多,司机倒也开得不快,还是很快到了目的地。
乔菀从车里出来,明楼送她。小姑娘声音软软的,邀他进去喝杯茶。
“明先生,您就来吧。不然我母亲一定怪我失礼。”
明楼给她把书包递到手上,刚要开口拒绝,却听后面一个...

伪装者乱炖非全CP向BE三十题 上

先挑了一半写,剩下的有的梗涉及到红日和南山南的设定,所以就先不放在这里啦。

大概涉及到的CP都在tag里了,不是都是CP向的

——————————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阿诚:“妈,别打了。”


2 反目成仇 

汪曼春:“明楼。”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曼丽:“明台?”


4 分手 

“王先生,幸会。”

“明董事长,久违。”


5 与爱无关 

烟缸死了。

阿诚从雪地里回来,烧到下半夜。

突然挣扎而模糊地喊了一声:

“姐.....

《故梦》2

谢洛夫最近过得不是很安稳。
过了今年,他就要四十岁了。就在上个月,他升任了州内务部的委员。
调令突然,要说是空降也不为过。但好在老谢洛夫打足了招呼,就是委员会主任对他也客气得紧。
他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最繁华的涅瓦大街。每天早晨人还没到办公室,桌上已经摆上了当天的报纸和现磨的咖啡。
谢洛夫常觉得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明明半年前自己还是研究所里早出晚归,埋头记数据的小研究员。一晃眼,他甚至有了自己的司机。
谢洛夫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上头曾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老谢洛夫在十月革命里站对了边,又会钻营。从记事起,他家在列宁格勒便是排得上号的一家子。
但是谢洛夫并不得父亲的欢心。大概是他的出生害死了自己母亲的...

【伪装者】明楼你把我(们)家钥匙放哪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路唱着回家

酒昧:

*一个明楼带着全家老小去维也纳旅游结果意外把姐夫王天风落在家里的故事。


*我真的很爱王老师,真的。


*原曲《张士超你把我家钥匙放哪儿了》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们 二十六个电话
你们没有接 都没有接

你回话了 (我是秘书处明诚,王先生?)
叫我等等 (明先生正在开会)
你办完事就回家 (稍后联系)
可是日月木娄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全家 去了维也纳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藤田芳政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

《红日》38

先发结局上,祝七七生日快乐!!免得一会写嗨了错过十二点【。
七宝宝比哈特!!!祝年年十八岁!天天美少女!爱呀爱呀爱不完!
以及没错,真的要结局了你们要再来一发前情预告吗

————
技术部门的初次化验报告证实,别墅楼里发现的针管里的液体,是一种作用于神经的强化血清。
但是对血清的具体作用与成份的分析,依然未能得到明确的结果。
只是此时比化验更为艰难的是,所有的搜寻都只能在暗中进行。阿诚的身份复杂,眼下的格局里,明楼能够彻底信任的人手有限。他可以对外大招旗鼓地搜寻绑架明董事长的歹徒,却对另一个他人眼中更为穷凶极恶的杀手无法声张。
距离阿诚最后一次出现已经五天,明楼不得不相信,也许他已经不在上海了。
他打发走一波汇...

初初说跪下 于是世界就有了扑通

本初:

和利利相约的斯德哥尔摩情人终于产了~


视频送给 @一握灰 和逆桑~~


#土怂虐然疯人院出品#

剧情大概就是:


这是一个双黑的故事。。


身为医生的凌远和身为警察的李熏然对鲜血和控制欲都有些病态的痴迷。

凌远发现李熏然后就接近他,他知道李熏然喜欢什么就假装示弱任由李熏然展现自己的控制欲,同时引导李熏然伤害自己从而让李熏然在自己陌生的游戏中逐渐失控。

凌远甚至因为失血过多进了医院,病好后又再次回来找李熏然,继续满足李熏然的欲望,并且假意逃跑将李熏然的控制欲推向高峰。

而李熏然...

啊啊啊的一个我

安利好好吃:

和粗粗相约的斯德哥尔摩情人终于产了~


视频送给逆桑!么么哒


#土怂虐然疯人院出品#


剧情大概就是:


D/S设定,凌远 ! Dom,李熏然 ! Sub。


小伙伴们一定慎入啊啊啊!!!不吃这个设定的一定一定不要看啊啊啊!!!


注:所有东哥的镜头都是凌远,所有凯凯的镜头都是熏然【。凌李的镜头太难找了尼玛


凌远因为一次手术失败得了PTSD,发病时有暴力倾向,需要通过BDSM的手段来发泄压力。

凌远因为不想伤害熏然所以一直躲着他靠酒精麻醉自己,熏然了解情况后自愿担任凌远的...

《红日》36

我真的要开始收尾了……再不收尾就等着烂尾吧……
所以如果结尾过度段匆忙请原谅我
我已经忍不住写番外的手了

阿诚并没有怎么为难海涅。他十分冷静地翻完他写的东西,沉默了几分钟。最终在犹太人坐立不安的注视中,只淡淡说了一句:
"我要进你的实验室。"
"凭秃鹫的手令,可以随意进出——"
海涅的讲了半句话就停下了,张口结舌仿佛被人扼住了脖子。
手令——他要自己帮他进实验室,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手令。
并没有什么责怪自己办事不力的上峰,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中统派来的。
他的冷汗从背后冒上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变换着,第一反应想要去门口喊人。
"听说你有一个儿子。"
阿诚仿佛没...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