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10

我跟你们港 就在码这段的时候 我一刷lof发现追的认亲刚完结了

并且BE了......

善良勤劳的Lo主一日三更还给我们喂了肉

然后BE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哥说要去提亲然后阿诚哥哥就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糖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糖!所有的糖都是骗人的哈哈哈所有的糖都是玻璃做的哈哈哈哈哈

你们不要拦朕 朕没有疯!朕要炸了啊哈哈哈哈哈你们要吃糖吗 朕给你们喂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不要客气!大口吃!

 

 

夜隼推开安全屋的时候脚下一停。

他低着头,仿佛是在仔细端详门把手上的花纹。

就那么默默地站了一会,他终于还是贴上手,转开了门。

门厅里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桌上是他白日里出门前没喝完的水杯。鞋柜门半敞着,仍是他故意开合的角度。

就连走时紧闭着的厚重窗帘,也依旧没有拉开。

再往里走,会客室里却是坐了一个人。

夜隼低着头走近了两步,在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沙发上的男人好整以暇地坐着,手边搁了一杯已经不冒热气的茶。

“怎么不进来。”

他慢条斯理地把手里头捧着的一张报纸搁下来,将杯子里头冷掉的茶水随手泼进窗边的万年青里。

“过来坐,喝茶。”

他又翻了一个倒扣着的瓷杯出来,倒满两杯搁在几上,客客气气地对着门口的方向推了一推。

夜隼下意识地提脚,又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走进来,递了一个灰扑扑的公文包过去。

男人没有接,只是又重复了一遍。

“过来坐。”

未等人动作便突然拔高声音:

“聋了?来了上海没几天,差使不动了吗!”

男人的嗓子像一把破了风箱的琴,说话嘶哑难听。一声吼完,止不住地咳了两声。

夜隼一声不发地在他对面一张高背四角凳上坐下来,一只手仍递着那只包。

公文包像是在泥水里滚过,不仅脏,还沾了大团黏糊糊的血。男人端了茶,厌弃地挥了挥手。

“打开。”

夜隼默默地把包打开,从里头掏出厚厚一沓资料来。那人接过扫了一眼,忽地阴阴地笑了。

“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

他一扬手就把一整杯滚烫的水劈头盖脸砸在面前人的脸上。

“这就是你找了这么久的秘密文件?嗯?”

“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什么!”

夜隼刷地站起来,面无表情直视前方。身子甚至没有晃一下,只微不可见地眨了眨被水糊住的睫毛。

男人尤不解气,看到他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更是大动肝火。站起身甩手就用那厚厚一叠假文件狠命甩了他一耳光。

“被明楼耍得团团转的蠢货!党国的耻辱!活着不如去死的废物!”

夜隼被打得歪了身子,扯动到方才和明楼那些来支援的手下动手时留下的伤,默不作声咽下一口涌上来的血沫。

男人动了气,一时也咳得弯下了腰,喘着气坐回了沙发上。

“立刻......追回文件,不计一切代价。”

他气喘吁吁地下达命令。

“必要时刻——杀掉明楼。”

夜隼蓦地瞪大了眼睛。

“我本来不想这么快杀掉他。”

男人却并未看见他的表情,只是带着些许遗憾叹了口气。

“可惜啊,我本来也是想让他,尝尽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滋味的。”

他复又冷笑一声,嘶哑的声音里头带着快意。

“不过现在由你来动手,也是不差的。”

 


评论 ( 37 )
热度 ( 174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