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旁友啊 你若到霍格沃茨》13-15

13.
格兰芬多的明小少爷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自家大哥布置的魔药课作业。
在抄了曼丽两个月作业并且终于被恨铁不成钢地威胁“再抄我就让你长大门牙!”之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注意。
艾玛,他怎么能把品学兼优的魔药助教阿诚哥给忘了。
这天又是一个第二天要交论文的周末,明台结束了训练回到寝室,收拾书包的时候才想起这回事来。
他一拍脑门,当机立断,抄起两张空白羊皮纸就往阿诚哥寝室去。
明台不是第一次来这间学生会主席的单人间了,他熟门熟路地报了口令,进去才发现阿诚哥还没有回来。
这都几点了。
他心里嘀咕,随便找个角落窝在了沙发上等。没成想,等着等着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的魔药课上,明台小少爷面无表情地歪着脖子,交上了一截短不拉叽的羊皮纸。
“你怎么就写了这么点?不是要六英寸吗?”
他扭着睡落枕的脖子,转过来看了一眼惊奇的郭骑云,又面无表情地转了回去。
“只写一句话的论文需要多长纸。”

——学生会主席夜不归宿,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本期走进霍格沃茨,带你探秘神秘失踪的主席,与他的睡袍子。
助教先生啪地撞飞了手边的杯子。
好半天,红着脸抬起手。咬咬牙,打了个——A。

14.
明楼晕扫帚,是明家上下公开的秘密。
他为什么晕扫帚,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阿诚三岁的时候,被隔壁人家的孩子骗上一把彗星。
明楼正在书房看书,一抬头,就眼睁睁看着窗外,那么小的身影从天上掉了下来。
而他连魔杖都来不及举起来。
最后魔力暴动救了阿诚一命。
明楼从此以后却再也没有打过魁地奇。

15.
阿诚从城堡里出来,打算去禁林找些下节课要用的材料。
结果半路被明镜抓了壮丁。
“阿诚呀,来的正好。我新订了一批耳罩,等他们给曼德拉草换盆时候用的。你过来帮我试试,隔音效果好不好的呀?”
阿诚听话地跟着进了温室。
等到了花盆前他终于忍不住了。
“大姐——”
他斟酌了一下。
“那个,粉的是不是容易脏啊?”

评论 ( 15 )
热度 ( 199 )
  1. 洛烟殇_Sweet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转载了此文字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