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红日》36

我真的要开始收尾了……再不收尾就等着烂尾吧……
所以如果结尾过度段匆忙请原谅我
我已经忍不住写番外的手了



阿诚并没有怎么为难海涅。他十分冷静地翻完他写的东西,沉默了几分钟。最终在犹太人坐立不安的注视中,只淡淡说了一句:
"我要进你的实验室。"
"凭秃鹫的手令,可以随意进出——"
海涅的讲了半句话就停下了,张口结舌仿佛被人扼住了脖子。
手令——他要自己帮他进实验室,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手令。
并没有什么责怪自己办事不力的上峰,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中统派来的。
他的冷汗从背后冒上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变换着,第一反应想要去门口喊人。
"听说你有一个儿子。"
阿诚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动作,悠悠然地转了一个身。手指敲在实木的办公桌上,一副闲拉家常的样子。
海涅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中统把他藏在了哪里,你不想知道?"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喘着粗气,瞪着他看了足足五分钟,最终颓然地挥了挥手:
"给我一个小时,我需要支开些助手。"
阿诚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身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他偏一偏头,听到僵硬的骨骼一声脆响。
有一点痛。
——————————————————

中统的地下秘密实验室设在九龙的一栋写字楼。从外面看是非常普通的一座大楼,但是进入挂着布艺加工处理牌子的地下室,阿诚很快就发现了暗岗。
大概是因为有海涅带路,两个人并没有受到阻拦,很顺利地进入了下行的电梯。
"你以前来过这里。"
面对着电梯门的海涅突然说。
阿诚没有接话,犹太人也无所谓,自顾自地说下去。
“是秃鹫带你来的。那时候这个基地刚刚建成,大部分人去了对面,把我们留了下来。”
“那次你闹得很凶,秃鹫手里的东西已经制不住你了,只好来找我。半个实验室的人都挨了你的揍,我们把你关着断了三天的药,然后才洗了脑。”
他回头看阿诚一眼,突然扯出一个诡异的笑。
“我知道有一天你还会回来的,只是没想到隔了这么些年。看来秃鹫把你管的不错。”
阿诚冷冷地瞥他一眼。
海涅却浑然不怕,简直与之前办公室里瑟瑟发抖着求饶的家伙判若两人。
一踏进这里,他就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王国——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那最伟大的作品。
他血液里的狂热在沸腾。
“我知道,你有事求我。”
电梯停了下来,两个人却都没有动。倒是外面的守卫发现了他们。
“海涅博士。”
他走过来打了一个招呼,又把视线转到后面一个人身上,警惕地上下打量。
“这是什么人?”
海涅笑了。
“一个试验品。”
他说。

如海涅之前所说,他支开了所有助手。
一开始的办公室里尚还有几个埋头苦算的人,等到走进最里间的实验室,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海涅把灯打开,阿诚在身后关上了大门,一声轻响落上了锁。
房间很大,被隔成了几个隔间。墙上挂着一面巨大的黑板,凌乱的数据只擦了一半,卡槽里还放着半截粉笔头。
几张桌子四散在各个角落里,有的上面摊着资料,有的杂乱地摆着各种试剂,甚至一张桌子上搁着一笼白鼠。
而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台电机。
海涅顺着阿诚的目光看向那张放置电机的桌子,笑了起来。
“不不不,那只是用来紧急供电的。前段日子电压不太稳,他们就把这玩意儿搬了出来。”
他让阿诚跟着他往里面走。
“你的在那后头。”
房间最后有一扇铁门,外面还加了一道铁栅栏。海涅走到门边上停下来,冲着身后人示意了一下。
阿诚落在后头几步,愣了一下才跟上来。停在那道门前,缓慢地出了手。
大概因为此刻那里面是闲置的,两重门都没有上锁。他的指尖一点点探出去,刚触到栏杆,却像触电一样猛地缩了回来。
“你——”
他喘了一口气,几乎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一步。
海涅脸上那个笑又浮了上来,他转过身,摇了摇头。
“过来吧。你没有必要……”
哐当一声响打断了他的话。
海涅惊讶地转头,瞧见铁栅栏已经被拉开了。
阿诚依然在大口地喘着气,仿佛门里藏着什么夺走他呼吸的东西。他转过头看海涅,眸子里闪过一丝血红。
“来吧,博士。”
他闭了闭眼。
“我需要你的帮助。”




评论 ( 31 )
热度 ( 185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