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让我们来好好说一说漂亮妹子

1.首先出场的必然是鹅鹅。
鹅是不是色盲我不知道,但是鹅鹅一定是色盲。
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毛衣跑过来,一边在qq上跟我说,动吃,动吃你看见我了吗?我穿的蓝外套啊动吃!
你走。我没有看见你。

2.第二个出现的是衣衣。
衣衣真是……软得没有我!温柔得只想娶回家!!是那种在我臂弯里仰脸笑一下就要昏古琦的软萌妹!还贴心地问我感冒好了没有QAQ。你们能想象吗!那么沉的南山南就是衣衣从学校扛过去的!
和衣衣在角落里的谈话就是:
“啊那是谁谁谁吗?”“什么什么?好好看!”
“你看那是谁谁哎!”“哪里哪里?”
“谁谁在哪你看到了吗?”“看到了看到了超好看der!”
啊,幸福。

3.然后大部队就出现了。
灰灰,一个集美貌与黄暴于一身的师糊糊,就这样散发着一身OMEGA信息素出现在了我面前。
师糊糊皮肤超好的!!
但是师糊糊是个路痴。
“x号摊在哪里?”
“明公馆东北角。”
“???”
“过了走道左手边第一家。”
“哦!”
然后她就没有回来。

4.听说你们是靠刘海分叽蛋的?
为什么早没人告诉我这件事????
我都是靠毛衣分的!你们知道每喊一次名字之前都先看一眼人家领口子这种行为,哪怕是我这种宝宝内心也是很羞愧的好吗???!!!
好在大部分时间叽叽在摊子上而蛋蛋在展子逛,我才没有因为流氓罪被npc抓起来。

5.为了见摊子上的妹子们我就去排队领南山南了。
鹅鹅很不解地和我排在了一起。
我们一起分了半袋核桃仁。大概彼此都觉得这种行为需要补补脑。
摊子后头第一个是叽叽。
“叽太太我真的好喜欢你的哦!”
“叽太太你给我签个名啊啊啊!”
“叽太太我真的好……”
叽太太:滚蛋。
我和鹅鹅的迷妹之心与奥斯卡之梦这样同时被伤害了。
呜呜呜。
然后是白白。
我跟你们港,白白真的白,真的超好看,真的又细又长,像一朵高岭之花!!
就在我想扑上去亲一口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
我被初太太袭了胸。
excuse me?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初太太你做了什么?
我转身就去找利利。
我要摸回来。必须的!
结果结账的时候蚕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我:“八十块,谢谢惠顾!”
咦?我什么时候挑了重门门的魔性贴纸?
不由自主!身不由己!情难自禁!地!就选了!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贴纸就风一样地选择了我!
远方的虫虫露出了贴纸一般的蜜汁围笑。

6.梅梅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
“你能不能帮我去排这个本子啊我这里排着根本来不及啊。”
然后我们就去排了,等拿到回来,梅梅已经不见了。
梅梅!梅梅你到哪里去了!我还没有和你四舍五入呢啊梅梅!
我在场边坐着,身边的漂亮妹子来来去去。而我却只想和梅梅四舍五入。
我的天呐,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怀!

7.你们问七七和切切?
哦。她们的无料在我包里。人在我的心上。

8.桦桦!

桦桦你的比赛赢了吗桦桦!

赢了就回来睡觉了!【拍被子.gif

评论 ( 23 )
热度 ( 30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