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K莫《夏未央》

我说我就想写一个好好谈恋爱的故事你们信不信

————————————————————————————————

郝眉的年终奖一到手,直接就拉着KO到4S店看车。

他的驾照是大学里就拿到的,只是宅男属性使然,并没有真正开过。倒是KO,还没成年时就曾经偷摸地跟着大卡车跑长途,驾龄说起来算得上个老司机。

致一是配公车的,四辆大越野一溜儿停在院子里,乍一瞧凶巴巴的。不管是聚餐还是跑客户,开出去都格外引人瞩目。郝眉的房子离致一虽说不算近,倒也没有很远。早上起来倒两班地铁,一路迷迷糊糊跟在KO后头走。等到觉醒了,公司差不多也到了。

再加上帝都的摇号限行,停车养车样样麻烦。这导致好长一段时间里,正统富二代眉大少都没有过买车的打算。

让他起了这个心思的是入了冬的一天。前晚上的晚餐KO做了香辣蟹,美人非常捧场地清了盘子。临睡前一边码着代码,一边不停地灌水,一不留神就喝多了。

毫不意外地到凌晨,隐约的尿意把人憋醒了。天气渐凉,郝眉躲在被子里做了一会心理建设,愣是没乐意爬起来上厕所。就这么半梦半醒挣扎了不知道几个钟头,最终眉哥一坐而起——

憋不住啦!

他着急忙慌地拽过睡衣往身上一套,临蹦下床前还不忘把被窝拢拢好,免得回来时凉。冲到洗手间里解决完问题,刚想跑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却听见房间外面有隐约的声响。

窗帘拉着,天还没有亮。郝眉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半。

他趿拉着拖鞋往外头走去,门才开一道缝,就瞧见厨房里亮着暖黄的光,有蒸腾的热气从里头飘出来。

KO穿着上周两个人刚去超市买的珊瑚绒睡衣站在一边,半个身子靠在厨房流理台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打盹儿。昨晚上两个人写代码都写到大半夜,这家伙睡前却看起来还是精神奕奕的样子。而平时不管自己什么时候起来,他也都收拾整齐坐在桌前敲电脑了。

这真是郝眉第一次瞧见他如此迷茫的表情。

空气里弥漫着白面被蒸开后甜甜的香味,他呆愣愣地站在房门口。也不知道是被香味哄迷糊了,还是本来就没有睡醒,只觉得眼皮沉重得挪不开视线。

突然一道短促的叮当声响,把两个人都惊醒了。

KO睁开眼,直起身的一瞬间脸上一闪而过的惶然表情就消失了。他又变成白日里那个沉默冷酷的黑客大神,冷静地撸起袖子——

打开蒸笼盖子检查起了包子。

郝眉闻着熟悉的早餐包的味道,默默地关上房门,退回了房间。

天依旧未亮,小区里早起锻炼的大妈们也还没有出动,天天困扰着自己的太极拳音乐还没来得及响。他在床上呆坐了一会,直挺挺地倒在了被窝上,了无睡意。

直到房门被敲响。

“到点了,起床吧。”

KO的声音准时响了起来,听起来清醒又冷静。郝眉的脑袋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他穿着睡衣倚靠在流理台上时的小表情,带着一点困倦,和被惊醒时刹那间不知身在何处的惶然。

见没有回音,KO又敲了敲:

“我进来了。”

郝眉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起了起了起了,这就来这就来!”

他急急忙忙地号了一嗓子,门把手被拧动了一下,又归了位。

“恩。早餐晾差不多了,正好来吃。”

郝眉捂住脸,又倒回了床上。

窗外太极拳的音乐不负众望地开始了,阳光从窗帘缝里漏了进来。他在被子上头翻滚了一下,觉察到些微冷意。

冬天是真的来了。

要不买辆车吧。郝眉心里盘算着。

冬天来了,买辆车,就能晚点出门。

就能多睡会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23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