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嘴唇》给七七的生贺!祝七七的生活也有K莫辣~~~~~~~~~么甜!

年底的银行狗实在是太忙啦!!请原谅我的迟到和短小,新的十八岁也要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呀!!!

——————————————————————————————

冬天一到,郝眉的嘴唇就开始起皮。

他原本一个水灵灵的南方人,搁到大北京的雾霾天里风一吹,嘴唇干得好像一个中了毒的大侠。

而郝眉同学对付这一情况的方法,又利落又直男——

他舔。

他本来就不爱喝水,感觉嘴唇干了,就舌头伸出来舔一舔,稍微润一润。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嘴巴干得裂了口子,郝眉甚至会无意识地一边码代码一边咬嘴唇上的死皮。

在这个周第三次把自己扯得鲜血淋漓仿佛中毒大侠吐血之后,KO按耐不住了。

“多喝点水。”

他把杯子里凉掉的水倒掉一半,又把开水接满,搁回电脑边。

郝眉一手拿纸巾按着嘴一手摆弄着手机,一点想喝的意识也没有,只顾着拉身边人的袖子:

“KO,咱们晚上去吃这家鸡公煲吧!”

KO扫了一眼那家微博上推荐的饭馆,接过纸巾,面无表情地瞧了瞧他裂开的嘴唇。

“不去。”

郝眉本来翘起来的嘴角一下子沉了下去,怪委屈地抬起眼看他:

“KO......”

“嘴唇破了,吃了辣的回头又喊疼。”

KO靠着电脑桌弯下身子,一手抬起郝眉的下巴,一手轻轻抹过他还泛着红的嘴唇。

“多喝水,起皮也别硬扯。”

“嘶......别按,疼。”

郝眉没忍住,轻轻偏了偏头,舌头下意识地舔了舔被触碰到的伤口。

KO没来得及收手,大拇指尖就这么若有似无地被舔了一下。

他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霍地站起身,有点手足无措地摸了摸口袋。

“我......我去看看程序。”

郝眉没来得及出声人已经走远了,他张着嘴巴愣了半天,耳朵尖不由自主地红了。

 

围观了整个事件的微微表示要死要死我要瞎了。

为了眼睛着想她毫不犹豫贡献出了上次和二喜一起买二送一,结果余了一支的唇膏。

唇膏是草莓味的,细小一支揣在兜里方便不费事,KO谢过老板娘,第二天出门就给郝眉塞在了口袋里。

结果中午吃饭时候一瞧,坐在桌子边上等饭盒的小兔崽子还在舔嘴唇。

KO把热好的便当盒放在桌上,郝眉欢呼一声,举着勺子抄了一大口炖蛋。

“唇膏怎么不用?”

郝眉嘴巴里塞得鼓鼓的,不忘给对面舀了一勺酥肉,听到问话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

“吃饭吃饭,先吃再涂。”

KO也没打扰他吃饭的好兴致,应了一声,低头把那块酥肉咬进嘴里。

 

吃完饭洗好碗,KO就把人堵在茶水间里。

“唇膏呢,涂了再去午睡。”

郝眉一副败给你的表情,从口袋里摸出了唇膏。

结果一开盖子,崭新的唇膏居然断了半截在盖子里。

“哎?我早上看的时候还好好的。”

郝眉有点可惜地看着断成两截的膏体,心虚地吐了吐舌头。

“上午有段程序想不出来,拿在手里转着玩了会,估计就......哎呀没事,断的我拿手涂也是一样的。”

KO实在拿他没辙,擦干手把唇膏接过来,在手指抹上一点碎膏,按在了郝眉的唇上。

“别动。”

他一只手固定住他活泼好动的脑袋,刚洗过碗冰凉的手指轻柔地擦过手下干裂的嘴唇。

郝眉半仰着头,一开始乖乖地让他擦。

谁知道半路上KO手碰到了昨天刚结痂的口子,轻微一痛,让人下意识地就想张嘴咬唇......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就着被咬住手指的姿势都愣在了那里。

郝眉是被吓住了,而KO居然也半天没有动。

许久,才听见他问了一声:

“不喜欢涂唇膏?”

郝眉点了点头。

“也不喜欢喝水?”

他习惯性地又点头。

突然发现人家手指还被自己咬着呢!

他吓得松开了牙,傻乎乎地张开了嘴。

“可是嘴巴干,怎么办呢?”

KO突然露出一个笑容。

“我还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听看?”

 

 





 

 ——————————————————————————————————

路过的愚公表示呵呵,老子一点也不想听。


评论 ( 4 )
热度 ( 97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