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一个原耽《说好的报恩呢》

去年春天的时候许下的脑洞。

今年冬天来填。

大纲文,恩,大概有车。


1、

大胤朝的高祖皇帝,三十六岁驾崩于西山行宫。

死因非常不好启齿。

坐镇中宫的薛皇后收到消息,面无表情地下旨召薛丞相入宫,令当值的薛统领封闭九门。一支轻骑雪夜出京,不过天亮就把先帝带了回来。

一起被带回来的还有皇帝床上下来的两个才人和一个昭仪,不知是冻的还是怕的,大雪夜在马车里瑟瑟发抖。

 

于是天刚亮,正是排队上朝的时候,一个个迷迷瞪瞪的文武百官,就这样冷不丁地被钟给敲醒了。

 

高祖皇帝唯一的嫡子,当时不过四岁的六殿下,揉着眼睛从被窝被抱上了龙椅。

小皇帝还是上山下海打鸟捉虾的年纪,穿着赶制出来的龙袍眨巴着眼睛看他母后。薛太后本来坐在帘子后头,眼瞅着娃娃要不到抱金豆豆不要钱地往下落。她叹一口气,一抬手挥开了金珠帘子。

下面乌拉拉跪倒一片,七十岁的老御史险些闭过气去。薛丞相站在最前头,半阖着眼啥都不说。

一时间大殿里静地只能听见小皇帝一下接一下地打哭嗝。

薛太后摘了指套,拿帕子给儿子擦了泪,一手把瓷实的小孩子抱起来。

太后头上的珠花晃了晃,忘记把皇帝那顶冕给估算进去,差点一下子栽倒。

身后女官一扶,顺势就把母子二人给搀到了龙椅上。

 

御史大人咚地一声脑袋磕在地上,扯着嗓子嚎道:

“先帝啊——!”

下头正是群情激奋的时候,眼瞅着要闹起来,外头太监一声通传:

“薛将军见驾——”

肩上带雪的薛家大哥风尘仆仆迈进来,门外齐刷刷的脚步声一顿,长枪顿地砰地一声在太极殿外响成一片。

“臣薛广陵奉召归京。叩见皇上万岁。叩见太后娘娘,太后千岁。”

薛丞相慢悠悠地直起身子,一拜到底: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下头沉默一刻,薛广陵带进来的风吹得每个人脖子后头冰凉。

最后终于全都汇成一句话。

“皇上万岁。”

 

大胤朝的小皇帝今年十四岁了。

十年前的那场风波基本没在他脑海里留下什么。

只是从那之后他就再不能睡懒觉了。

他母后从两三年前就掰着手指头算:离我儿亲政还有两年,离我儿亲政还有一年,离我儿亲政还有三个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玛我儿可算可以亲政了。

为了庆祝自己的退休,薛太后给小皇帝搞了个盛大无比的万寿节。

小皇帝从前头宴席上下来,进后殿拜见他亲妈。薛太后正打马吊,抓着两只牌不晓得丢哪只好。

“团团,来帮妈打一个。”

小皇帝无奈地走上去,瞅了两眼牌,选了一个,嘴里还抱怨:

“妈,太傅在呢,别叫朕小名儿。”

薛太后不在意地拍了拍他手:

“行行行。楚南浔,帮妈再摸一张。”

坐在下手的夏太傅不太高兴了,温文尔雅地看了一眼皇帝:

“陛下读圣贤书,难道不知道不能站在桌角看两家牌的道理吗?”

对家的薛丞相碰了女儿丢的牌。

“仲贤莫怪别人,你自己今天手气不好。”

被拉来凑数的女官和和气气地把牌一推:

“对不住了娘娘、大人,下官胡了。”

 

晚宴吃完,第二天在西山围场还有秋狩,薛太后收了牌摊子,指挥侍女收拾东西。

自从高祖死在西山,她有十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

这次皇帝亲政,外国使臣来朝,秋狩却是少不了的。

她瞧着女官把御衣坊新做的骑装收进行李,突然心里一动。

“秋容,我以前那件......”

女官是从丞相府自小跟来的陪嫁,听她说了半句就知道了意思。打发了手下人,自己进屋,从一个红木箱子底下拿出了一身大红色的骑装。

藏了十五年的旧衣服,虽然每年都会翻晒,但是边角早已经褪了色。薛太后愣愣地看了看,许久挥了挥手,转身出去了。

秋容叹了口气,把衣服又收回了箱子里。

 

秋狩非常盛大,上了好几年骑射课的楚南浔架子摆得十足。开弓第一箭,正中百米外早已准备好的活祭。

皇帝一箭中的,策马飞奔而去。身后号角齐鸣,百官使臣纷纷冲入林中。

楚南浔在林子里晃了半天,骑装厚重,他气喘吁吁地找了个空地歇口气。

刚从侍卫手里接过水罐子,林子里倏忽飞来一支箭,侍卫长大惊失色,飞身过来要档。楚南浔却动也不动,任凭箭羽擦着他射入身后。

林子里传来一声细小的呻吟,另一头有人策马现身。

“臣一心追赶猎物,不知皇上在此,万望恕罪。”

只字不提那一箭。

皇帝摆摆手,挥退侍卫长。和颜悦色地点点头。

“二哥多礼了。不知是什么猎物,让二哥如此着迷。”

楚南渊哈哈一笑,马鞭指着小皇帝身后:

“可不就是那小畜生。”

楚南浔回头,见后头果然躺着一只中了箭的狐狸,蜷着受伤的腿,在地上挣扎着想往后躲。

楚南渊手下人想把狐狸抓过来,却被楚南浔拦住了。

“朕在这林子里转悠半天,也没见着什么可心的猎物。前几日太后还念叨,说朕去年进上去的围脖被浣衣局给洗坏了。二哥这狐狸毛色这般好,不如让给弟弟如何?”

楚南渊愣了愣,上下打量一眼似笑非笑的小皇帝。

“皇上看中臣的猎物,那是臣的荣幸。”

他哈哈一笑,打发手下人回来。

“不过臣本也是想给太妃娘娘献点什么,如今既然这狐狸入了陛下的眼,那我少不得要再去场上转悠转悠了。还请允许臣先告退。”

小皇帝笑眯眯地让他走了,直到那队人马消失在树林里,才吩咐道:

“林隋,把狐狸带回去。”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 虽然我动得少可是我吃得多啊 | Powered by LOFTER